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华语电影>   正文

《一秒钟》:那一瞬间,让一生改变。

上周一中午没吃饭,跑去看了《一秒钟》,影院一个人也没有,我坐在正中间居然有点冷,我盘起腿捂着脚,看着张译饰演的年轻父亲走在大漠中,遥遥无期的走,一眼望去,一片荒漠。

上周一中午没吃饭,跑去看了《一秒钟》,影院一个人也没有,我坐在正中间居然有点冷,我盘起腿捂着脚,看着张译饰演的年轻父亲走在大漠中,遥遥无期的走,一眼望去,一片荒漠。

我寻思,这是大西北吧?张艺谋导演是陕西人,故土情怀还是有。我也是陕西人,故土是块伤疤。那里的贫穷、落后,不懂尊重女人的风俗闹出的笑话上过微博热搜,我摇摇头,仿佛这样就能驱散我的出逃,我来到了南方,如若能力有限,那么便再也不会回去了。

确实是大西北的故事。是父亲和女儿的故事。是不同家庭相遇悲欢的故事。是电影发展的故事。是一段历史的故事。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故事。

真好。看完电影我赶着去公司,找了个面馆儿吃了碗陕西扯面,想起后面的花絮中,张艺谋在片场瘦而干练,突然心生敬畏,是导演,是把自己的电影当做艺术品在拍的。

删减部分我一早知道,是个遗憾,但绝不是用来谴责电影的理由。

这一次我为《一秒钟》投票,为张艺谋投票,为父爱和家人投票,为职业热忱投票,为模糊的界限投票,为范伟老师投票,为大西北投票。

《一秒钟》的故事并不复杂。正在接受劳改的父亲逃跑了,一个人穿越大漠跟踪送电影片儿的人,只是为了看在电影前播放的一段新闻。信里告诉他,那里面有自己的女儿。

在浩瀚的沙漠中,他遇到了偷电影卷儿的小女孩,他不让她偷,虽然电影有好几卷儿,但他怕她偷的那一卷里,刚好就有自己女儿。

他不让她偷,她偏要偷,是为了给自己弟弟做灯罩儿,弟弟把借来的灯罩儿烧了,他们没有父母管教,刘闺女是派出所随便给起的名字,灯罩坏了,他们在村里只能被欺负。

一路走,一路偷,一路互相隐瞒和揣测。

可没想到电影交卷儿居然被全村唯一会放电影的“范电影”的傻儿子给弄坏了,被驴车拖着,走了好一段儿,全都布满了灰尘。但大家都想看电影,范电影指挥所有人,团聚如炬,开始洗片子、擦片子、扇循环风,居然真的把胶卷儿抢救回来了。

电影历史在发展,科技突飞猛进,现在几个G的电影几分钟就下载完成,哪还需要什么胶卷。可真爱电影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历史在发展,因为打架而劳改,进去的时候女儿8岁,看电影的时候女儿14岁,6年过去了。电影被删剪了。

一声叹息。看完这部,我闷得说不出话。

说什么呢?说父爱伟大,说时间如大漠中的沙砾,掩埋了一切,没有那么多巧合,关键的那“一秒钟”的片子,还是被风沙吹走了,很多过去就算了吧。

每个人物都有戏。

每个人物都没有自己的名字。

看完不知道主角叫什么,只记得他是个出逃的劳改犯,最后终于看到那一秒钟,第一次他要听范电影说,“那个小姑娘就是你女儿吧”,才仿佛如梦初醒,再看第二遍时泪如雨下。6年过去了,他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了。

范电影很有戏,太有戏了。这个迷恋“放电影”特权的老师傅,他故意栽赃陷害想要接他岗位的年轻人,自己儿子因为误喝了电影清洗液而智力出现问题,他想让儿子接班的,现在不能了。他“老奸巨猾”,“仗势欺人”,听到对方是劳改犯的时候才变得唯唯诺诺,他会做别人都不会的“片段大循环”,他表面温和胆怯,背地里早已报告保卫科来抓人,最后却又把那一秒钟剪下来,放进了张译兜儿里。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一念之间千变万化,是一个真实的普通人。

刘闺女是个没名字的小女孩儿,天真善良,想努力保护弟弟,偷电影胶卷在那时候是多么大的罪名,她不管,她看过太多遍《英雄儿女》了,她只想给弟弟做灯罩儿,让弟弟不再被欺负。可到最后,她知道他是来看女儿的,唾手可得的机会她放弃了,她把胶卷还了回去。

电影被剪了,据说后来的结局是补拍的。他被释放后回来找刘闺女,她没能捡到那一秒钟电影交卷,荒漠的风是有形状的,一层接着一层,黄沙漫天,两个人穿着厚厚的棉裤,一秒钟的片段再也找不回来了,但他们还是笑了。

电影是有遗憾的。遗憾是美的。

像他们两人走在沙漠里,是没找到“一秒钟”交卷儿的遗憾,是漫天黄沙下的没有出口,但美的很震撼。

在历史的汪洋荒漠里,我们都是这样随风而起的一粒沙。

渺小,无助,脆弱。

美。镜头里有美,传递给我了堵心的遗憾,和震撼的美。

我为《一秒钟》投票,疫情期间大家注意安全,有机会的,还是要去看电影。我希望我们自己人的故事,可以有好看的票房。

为遗憾无奈,为遗憾喝彩。

关键字: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