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日韩电影>   正文

《性之剧毒》:屈辱又畸形

近年来,日本在产出与男同志相关的影视作品时,风格变得愈发大胆。从最初探讨与家人出柜、职场性向歧视等话题,到现在展示以情欲为中心的内容;如此丰富且多变的题材,不仅拓宽了观众对影视作品的想象空间,而且也能由此更加了解同志社群的真实生活状态。

近年来,日本在产出与男同志相关的影视作品时,风格变得愈发大胆。从最初探讨与家人出柜、职场性向歧视等话题,到现在展示以情欲为中心的内容;如此丰富且多变的题材,不仅拓宽了观众对影视作品的想象空间,而且也能由此更加了解同志社群的真实生活状态。

最近,同样以情色为噱头,剧情涉猎了虐恋关系的电影《性之剧毒》,更因大尺度的画面,引起了大量关注与讨论。不少观众在看了刺激的预告片后,纷纷开始一边猜测剧情走向,一边则急不可耐地看起了原版漫画。

然而,当我看完电影后,却发现这并非是一部两个男生互相治愈的电影,实则讲述的是一个性侵受害者,在被长期的囚禁、施虐后,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随后“爱上了”施暴者的故事。

一、屈辱的性,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电影的开始,看到的是一个全身赤裸的男生,其四肢以扭曲的姿态被捆绑起来,囚禁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中。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弄开身上的束缚;直至另一个陌生男子走进来,开始不停地向自己倒润滑油,甚至在随后实施了第一次侵入行为。

这个被捆的男生叫诚,捆人的男子则是一位医生。在此之前,诚从来没有见过医生,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一个如此逼仄的环境中,更无法理解对方竟然以极其羞辱的方式相待。但还没等他得到一个答案,更多、更严厉的虐恋行为,却纷至沓来。

在分不清白天与黑夜的日子里,诚的清醒,全都伴随着各种极致的高潮。唯有对方离开的时候,诚才开始慢慢回忆起过去发生的事情。在来到地下室之前,诚有一个温馨的原生家庭,工作发展很顺利,与女友的关系也非常融洽。

但天有不测风云,意外的到来总是让人措手不及。那天父母从冲绳旅游后回来,希望诚可以去机场接他们时;诚却由于当下正在与女友温存,因此并没有去。直到医院通知诚,其父母在车祸后死亡,他才后悔莫及。

父母的突然离去,让诚也因此一蹶不振,不仅失去了工作,而且女友也选择弃他而去。当人生在各个方面都受挫后,诚也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于是,常常喝酒度日的他,在迷迷糊糊中,又回到了父母去世的医院,走上了楼顶,准备寻死。

恰好此时,医生也在楼顶,拼命地把他回来,并告诉他——“既然你不想活了,便把这条命给我”。至于医生口中的“救命”,便是通过最屈辱的形式——各种违背他意志的性活动,以此让诚记住高潮的快乐,从而找到活下去的意义。

影片进行到这里,两个人的牵绊终于开始呈现。医生选择“拯救”诚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长得像自己因抑郁自杀的前男友。早在诚接到医院死亡通知时,医生就已经见过他一次;后来两人各自在墓地祭拜时,医生再次见到他,后来便是第三次的跳楼。

出于对前男友的悔恨与遗憾,让医生萌生了“救赎”的想法,决定囚禁他。诚虽然刚开始充满了愤怒与不安,但在医生长期施虐带来的快乐中,也慢慢地放下了死亡的念头。他开始吃下医生准备的食物,身体也从虚弱的状态中逐渐变好。

与此同时,诚也在改变与影响医生。当医生发现诚已经有生存的本能时,他则准备喝下毒药,走上与前男友一样的死亡之路。但就在最后,诚却意外出现,拦住了他,并让他“把这条命”给自己,从而达到了彼此治愈的目的。

故事的走向,就这样发展为Happy Ending(美好结局)。但不知为何,这部电影却让我感到恐惧:一个男性被另一个陌生男人囚禁,再忍受着长期被施虐,两个人对彼此的了解根本就不够深入,怎么会莫名其妙地相爱了呢?

即使编剧与导演,试图想用“性赋权”的理念,让两位两主角找到活着的希望;但实际上,在影片开头的二十分钟内,我看到的却是带着羞辱的性活动场面,两人的身份明明就是“性侵受害者”与“施暴者”,怎么会因此建立起联结呢?

爱上医生的诚,难道不是在压抑的环境下,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

二、违背意愿的性,不应被推崇

看完电影后,我突然感到非常失望。事实上,作为一个关注性侵议题的个体,我其实很为诚的心理健康感到揪心;尤其是看到他向医生表示爱意的行为时,如何才能让他的身心,从斯德哥尔摩中复原呢?

在捆绑下别无他法的诚,已经从一个有自由意志的独立个体,变成了另一个男性发泄欲望的工具,只能在小小的地下室中,无助地呻吟着、等待着,肉体被各种玩弄后带来的痛感与快感。

但对于医生的行为,诚也曾经有过反抗。他打破了地下室的镜子,准备趁医生不注意的时候,把玻璃插向他的脖子,从而逃离这个隐秘的地方。不过可惜的是,他的计划被医生发现了,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这让我们从电影本身脱离,开始反思上述叙事的逻辑。从影片开始,诚就是一个有女朋友的异性恋男性,并没有提到他是多元社群中一员;那么这种强迫异性恋男性,去发生同性性行为的做法,本质上就是性侵,更不应该被推崇。

更让人难过的是,医生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违法,甚至以“有生理反应”为由继续羞辱诚,认为他“明明很喜欢”——可被侵犯时,个体即使产生了生理反应,也并不代表本人是心甘情愿、主动参与这次性活动;哪怕他因此产生快感,却也并非真的心满意足,反而是在无助感倍增下,感到更加强烈的恶心——恨自己不受控的身体,也厌恶对方粗暴的对待。

至于性侵后的心理复原,影片则是以“两人互相治愈”的结局,取而代之。这无疑是忽略了受害者在性侵后的心理创伤,尤其是性倾向转变的冲击;因为实际上,两个人相处与对话的过程并不多,根本并不了解彼此,不可能就此相爱。

上述被美化的暴力,无疑是向观众产出了一个畸形的价值观:即使对方不喜欢你,但你仍然可以采用惨无人道的手段,让对方迷恋你,最后离不开你——然而,在现实情况中,这就是从PUA行为,发展到性侵的犯罪行为啊!怎么会成为一段亲密关系的开端呢?

另一方面,这不仅可能会让阅片的观众误以为,男同志求爱的过程是如此极端,反而增加了对社群的刻板印象;也会令那些被性骚扰、性侵的男同志无法维权,甚至要忍受二次伤害。

写到最后,我虽然能理解编剧与导演的良苦用心,或许是希望通过这个故事,去进一步肯定性活动,从而为男同志的性去污名;但遗憾的是,阅片的效果却差强人意,甚至颠倒是非黑白,无视了性侵实质。

其实,在那些以情色为噱头的影视作品中,也有正面描述性意义的日剧,比如前年的《情色小说家》。两位男主角不仅在性的欢愉中,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而且也由于感受到性带给自己的力量,双方都能更好地去工作与生活。

因此,我更希望涉及性少数议题的影视作品,不要再哗众取宠,而是真正能够从社群的生活现状取材。毕竟,现在已经是2020年,从声势浩大的Me too运动中,也取得了一定进展;那么作为观众,我们不想在重复看到各种基于暴力的情色,也想为那些被侵害的男同志,在荧幕上提供一个宝贵的发声空间。

关键字: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