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娱乐资讯>娱乐明星>   正文

尔冬升怼哭郭敬明,这出大戏可不简单

说完这些,尔冬升就因为生气离开了现场。 连贯着这个视频,再拼上尔冬升回来后的操作,显然节目组有在照顾郭敬明的面子,但最后的胜利显然是属于尔冬升的。 以这手段和心性,我还是佩服尔冬升这个老男人的,不过单以综艺表现,至于其他,那就留到下次再说吧。

一档综艺的好看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请来人里的戏精含量。

按照这一标准来看,《演员请就位》第二季显然是合格的。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101.jpg

开局,陈凯歌拉着尔冬升借李诚儒的嘴怼上了郭敬明,由于开炮互撕过分精彩,初期流量KPI完成;

快要收官了吧,尔冬升丝毫不顾及赵薇的打圆场直接怼哭郭敬明,紧接着愤而离场……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112.png

至此,《演员请就位》第二季kpi目标圆满完成。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是该说“姜还是老的辣”,还是庆幸自己围观了一把李诚儒老师的“大仇得报”。

但显然,获益最大的就是节目组,以及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们,比如我。

《演员请就位》是一档典型由“回锅肉”演员+话题导师共同演绎的一出大戏,众人各怀心思,或为资源,或为人脉,或为流量…….

只是和演员们争相想要上节目的盛况成反比的是,这档综艺真正的演技担当还是在导师身上。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116.png

一如尔冬升导演所言,“你(演员)在节目里表现好,不代表你就有戏拍。没有合适的角色,你演得再好也不会有人找。”

第一季节目导师:陈凯歌、李少红、赵薇、郭敬明。

第二季节目导师:陈凯歌、尔冬升、赵薇、郭敬明。

但反观导师们,却是基本雷打不动的配置,这其中就有专业能力多次被质疑,但依旧是铁打导师的郭敬明。

原因很简单,流量就是一档综艺的生命线。

以郭敬明对市场需求的敏锐感知,他一直都很清醒于知道给观众看什么,性转版的《画皮》就是交出的最好答卷。

1606791521281688.jpg

他的弱项也在于此,他是个成功的商人,但却并不是影视领域的专业人员,没圈子没资历,这也使得他的专业性经常遭到在场演员乃至导师的质疑。

那么郭敬明说的话就一定是错的吗?

其实也未必。

在节目进行至今,基本就到了快收官的时候,在场的四位导师基本都有了自己的演员队伍。

郭敬明组:

何昶希、丁程鑫、晏紫东、王楚然。

优势:颜值

弱项:演技

作品:《我的星星》

陈凯歌组:

胡杏儿、王锵、任敏、张海宇、陈宥维

优势:演技

弱项:配合度

作品:《机关算尽》

尔冬升组:

马苏、张月、倪虹洁、黄奕。

优势:实力派话题女星

弱项:需要一定风格偏好

作品:《女人+》

赵薇组:

贺开朗、辣目洋子、施柏宇、马伯骞。

优势:亮眼流量新星

弱项:选手个性化定位适配问题

作品:《三替公司》

从这次的表演效果来看,赵薇的效果最好,然后依次是尔冬升、陈凯歌、郭敬明。

陈凯歌和尔冬升的资历摆在那里,赵薇则是个惯会混圈又有自己电影路子和想法爱打圆场的人,独独郭敬明,是个被拉入局的圈外人。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孤独,要么庸俗,而他显然一直都在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只是这份平衡能力经常会被他的凡尔赛式发言所带跑偏。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120.png

尔冬升导的《女人+》是一部主题高于形式的作品,完成度算不上好,因为走的是群像式的戏路。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128.png

信息量大、台词多,时间又比较短,能保证作品完整度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133.png

再加上尔冬升的资历摆在那里,也就不怪其他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作品的亮点上,独独郭敬明不同。

他跳出来讲出了尔冬升作品的缺点,上来就是一句“我不喜欢这个作品”,然后就是说台词太多影响了演员的发挥…….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143.png1606791607841122.png

中插自己惯常拍电影及受的训练体系来佐证自己的专业……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146.jpg

但这些话,不仅台上的演员不买账,坐在导师位置上的尔冬升也开始有了情绪。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151.png

“其实就编剧和导演不好”,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尔冬升已经明显带上了情绪,也将现场的气压直接带到最低点。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155.png

在之前的文章中,师姐记得就和你们聊过老男人的问题:论套路和手段,那些在圈子里混了多年,还能一步步爬到人前的老男人可都是人精,惯常使软刀子,玩的就是杀人不见血的路数。

稍有不慎,就会直接被教做人。

忘记了的话,我就先带你们简单回顾下当初李诚儒和郭敬明的那场battle。

尔冬升并不是个委婉的人,这一点从他直言陈宥维和王楚然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能靠颜值吃饭,再到批张大大演《我和我的祖国》里张译角色时演得像是一个小偷……..就可以看出。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203.png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208.png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216.png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218.png

但在郭敬明力排众议强给何昶希S卡时,尔冬升却配合着陈凯歌来一场“祸水东引”。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231.png微信图片_20201201105234.jpg

导火索是后面上台的演员直接在场上询问“S卡”给的标准是什么。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237.jpg

郭敬明说是因为自己想找他拍戏,紧接着陈凯歌接过了话茬,“我是比较老实的一个人,我倒真没想过说,我此刻就要投出一张S,然后要跟某位演员合作…….S不管是谁投的,在某种意义上都代表着我们对演技的看法…..”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245.png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247.jpg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251.jpg

尔冬升在一旁附和,赵薇则是又下来打圆场。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254.png

郭敬明刚想顺着台阶下场,尔冬升就开始补刀说以演技为主,被陈凯歌导演影响不知道怎么玩了……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300.png

到这里,陈凯歌再幽幽地来一句看到李诚儒一个迷茫的表情…….并对这一个迷惑的表情进行了自己的解读和补充说明。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304.png

尔冬升又提醒李诚儒不要睡着。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329.png

这波操作下来,便有了那场撕上热搜的骂战,可怜李诚儒依旧被拉去挡了枪口。

其实尔冬升在港圈的地位很高,基本代表着港圈资源最顶尖的那批人,还有作品傍身,圈子成就。

尔冬升母亲出身叶赫那拉氏,后因家族没落从影,剩下三个孩子,分别是秦沛、姜大卫、尔冬升(同母异父)。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332.jpg

武侠小说家温瑞安曾这样评价三兄弟:“在演技我最推崇秦沛,在导技尔冬升可取;但在气质上,姜大卫最胜,尤其在阿尊(姜大卫)年少时。”

《无间道》导演刘伟强曾说:“那时候他(尔冬升)是男主角,女朋友又漂亮,还有一辆特别帅的摩托车。我那时每天扛着镜头箱爬山坡,结果他骑着摩托车从我们身边飙过去,还玩漂移,还特意回头看看我们,他那时还和漂亮的余安安拍拖!那副气势,我真的好几次想揍他!”。

补完课,我们继续往下接着聊。

被尔冬升当自己人护住是肉眼可见的幸福,这一点从在场女演员们的表情变化就能看出来。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342.png

但郭敬明显然没见过这场的场面,应该是隐约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尔冬升呢,也有意思,说的是“谁生气?我从来不会生气。”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345.jpg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352.png

说完逮了郭敬明开腔的当口就开始问郭敬明学的表演体系是什么体系。

尔冬升其实自己也不是科班出身,甚至还是从演员转行当的导演,当年一部《三少年的剑》,颜值还是很能打的。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355.jpg

但他的资历毕竟摆在那里,郭敬明再白目也不至于自己往枪口上撞,只说自己更习惯台词少一些的。

紧接着尔冬升来一场自我批评,又把台上的女演员们的不足给说了一遍。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408.png

再将自己为什么会生气给解释了一下,原来在录制节目前郭敬明跟尔冬升说过,让尔冬升对他手下留情一些。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411.jpg

尔冬升评价郭敬明作品

结果到了场上却在尔冬升的背后捅了一刀。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416.jpg

之后节目组剪了一段尔冬升去上厕所的片段,回来后又拼上了尔冬升故意忽视郭敬明,主动上前握郭敬明的手。

微信图片_20201201105420.jpg微信截图_20201201105426.png

没给郭敬明太多的煽情时间,尔冬升就回到自己位置上,西装一拢,腿一跷,帅得不行。

微信截图_20201201105434.png

只留下郭敬明在座位上,久久没有抬头。

11月30日,尔冬升怼郭敬明未播片段流出,原来节目组剪掉了尔冬升对郭敬明说的他是真的生气了,而且他们叫自己怼你(郭敬明)他也没怼。陈凯歌和现场的观众反正就喜欢看这些戏。

说完这些,尔冬升就因为生气离开了现场。

连贯着这个视频,再拼上尔冬升回来后的操作,显然节目组有在照顾郭敬明的面子,但最后的胜利显然是属于尔冬升的。

以这手段和心性,我还是佩服尔冬升这个老男人的,不过单以综艺表现,至于其他,那就留到下次再说吧。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