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华语电影>   正文

看一场《一秒钟》,回忆是五十年

无论是色调、剧情、表演,张艺谋的《一秒钟》都让我觉得像《归来》的姊妹篇。

无论是色调、剧情、表演,张艺谋的《一秒钟》都让我觉得像《归来》的姊妹篇。

上网一查阅,难怪如此,原来这个“父亲从监狱逃出只为了看一眼在电影中露脸一秒钟的女儿”的故事,就是脱胎于《归来》原著小说《陆犯焉识》的情节。

只不过《一秒钟》里逃出来的犯人,这次叫张九声,不叫陆焉识。

而这部在原著小说部分细节上丰富起来的电影,在气质上可以说比《归来》更独特。

独特到,我即使知道《一秒钟》因技术原因消失了很久,在正片里都看不出哪些内容消失了,只能靠猜。并且我最终竟没猜到最重要的一个“消失了的细节”是那件事。

既然一部电影多难如此,又隐晦如此,何苦拍它?

我这当然是反问,这样的反问,在很多年轻的观众那边,就是一个更大的问号:“拍这么脱离现代社会情感的片,让演员张译、范伟、刘浩存演得如此辛苦,会有高票房吗?它好看在哪里呢?”

太多电影以外的情绪,我就不散开说了,说的人太多。

我只想说,《一秒钟》的好看程度,不下于张艺谋早年的经典作品《活着》。《活着》的好看,在于秉承了余华原著的锋利、刺骨。《一秒钟》的好看,就像电影中那片让人绝望的沙漠,你可以把它视为荒凉、无情的“无人区”,为它沉痛、悲愤。也可以在苍凉认命的基调中,觉察到仅有的人性,在这漫漫黄沙中埋藏了下来。

《一秒钟》是克制,是沉思,是觉悟。在我这个一点都不喜欢慢节奏文艺片的急性子看来,它所有显得慢的地方,都有让我惊心动魄的触动。

就像片尾处,张九声结束了劳改,跑回沙漠,和已换新装,明丽天然的刘闺女两人在沙漠上找寻那张当年掉落的胶片。那张胶片上的女儿,是一秒钟胶片里的其中一帧。

这是一段无声的内容,两个演员像在演默剧,只有风的声音,只有踢沙子的声音,只有两人抬头相视一笑的表情。

经历了这么多苦难,你看这两人的笑,你知道里面有苦的成分,但看起来,他们笑得真的很甜。这真是奇怪的反应啊。一个从小被爹遗弃又死了妈只能和弟弟相依为命的苦命女孩,一个因为在疯狂时代里打了有权势者变成劳改犯从此“失去”女儿的悲惨男子,他俩在沙漠上,再也找不到那一帧比什么都宝贵的胶片,却笑得那么甜。

乐极生悲,悲极何尝不通透呢?一个笑得像菩萨,一个笑得像罗汉。他俩在沙漠上就好像跳出三界外的高人一样,笑了。

回想起来,这片子里的三个主角,算上范伟饰演的放映员,都是苦极了悟出了乐的人。

被尊称为“范电影”的这个放映员,拥有极高的电影放映、剪辑才华,可以断定有才华有情调的他被派到这里,原本也是种流放。他的儿子还因为小时候喝了胶片清洗液,从此变成傻子。

但这个人,利用了在那个年代最为珍贵的“电影”,成功地成为所在农场的“人上人”。无论他心里多明白自己其实随时会被压下去,但他很懂大众对娱乐的渴望心态,所以他反而活出了开心,甚至活得有点忘乎所以了。

大众在片中也不是背景,他们鼓掌、起哄、听命令的样子,让人遗憾。他们目不转睛盯着银幕,看着不知道看了几遍,但只有每两个月才能看一次的电影,那么深情,那么投入。这些表现,都蕴含了太多苦难时代的内涵。

即使是那几个把张九声当老鼠打的保卫科成员,在有幸“包场重看一次电影”的时候,也是眼含热泪,不胜动情。

电影名字叫《一秒钟》,却承载了距今五十多年前的回忆。

张艺谋不拍,还有哪些导演会拍?

指望陈凯歌吗?

为什么拍了,又会是这个局面呢?这都是不堪深思的问题。

只能说,如果想看,就不要犹豫。如果看了,就多去思考。

当你像我一样,查到了没有猜到的那个被删去的情节时,你就会明白很多事情。

不过不必悲情,要像片尾张九声、刘闺女那样,笑出声来。

沙漠再大,只要我们在上面笑出声来,绿洲就会重现。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