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华语电影>   正文

《受益人》——很宁浩,但也仅此而已

一直不太了解所谓“监制”对于一部电影的创作成型究竟意味着什么,检索到的文章和案例提供的答案无非只是告诉我:不一定。是啊,没人能保证人类可以永远像电脑程序一样严格地划定边界各司其职。

一直不太了解所谓“监制”对于一部电影的创作成型究竟意味着什么,检索到的文章和案例提供的答案无非只是告诉我:不一定。是啊,没人能保证人类可以永远像电脑程序一样严格地划定边界各司其职。因此,也许有的电影里,“监制”的头衔只不过意味着一种背书和站台;而另一些电影里,监制则可能完全是作品的主导和核心。我们只能猜测监制宁浩在《受益人》中扮演的角色,而我愿意相信,这部电影是由宁浩主导的,因为它有着鲜明的宁浩色彩。

“鬼才导演”是宁浩的一个标签。所谓的“鬼”,在我看来无非因为他的创造力更加的不被规训、乐于越界,因此常常给我们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的惊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奇葩说的辩论场上插科打诨胡搅蛮缠说烧掉的蒙娜丽莎更美的李诞、坚持要做手机的暴躁粗鲁但好像又无比聪明深情的罗永浩……他们都足够“鬼”。这个“鬼”字里包含着一种“看不惯他又干不掉他”的无奈。“鬼”既成就了他们,让他们比寻常的才更加风光无两;但也限定了他们,让他们在专业上永远达不到和自己的声名相称的高度,如同东方朔想摆脱“弄臣”的头衔。好在,至少李诞的个人哲学似乎已经很好地开解了他。又好在,这是一个适合出鬼才的时代,电影也是一门能成就鬼才的艺术。

比如《疯狂的外星人》,和同期同样改编自刘慈欣原著的《流浪地球》相比,宁浩的改编显然更加天马行空,虽然完全颠覆了原著《乡村教师》原本的抒情内核,但却又无比精明无比巧妙地利用了原著最核心的情节设定,在此基础上编织出了另一个足够有层次的故事。而《流浪地球》,我愿意再鞭尸一次,就像我在这个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里说的那样,它应该为自己丑恶的矮化向原著谢罪。

之所以在写《受益人》之前不厌其烦地谈关于宁浩和他的“鬼才”,是因为从我的理解来看,《受益人》是一部有着鲜明的宁浩色彩的电影。这个所谓的“宁浩色彩”,对于我来说,往往代表着这部电影至少保证能提供一个足够完整的故事和足够有诚意的情节或者人物形象;也就是说:它足够可看。评价很高的《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不必拿来举例,就是评价两极的《无人区》,评价一般的《黄金大劫案》、《心花路放》,包括这次的《受益人》,都让人觉得是至少及格线以上的作品。宁浩的电影似乎有点像一个聊天从不会冷场的朋友,尽管不是每次聊天都有让人拍案叫绝的金句妙语,甚至有的时候不免会让人感觉到一些油滑,但无论如何不会崩坏到哪里去。

除了影片整体可看的品质很宁浩,另外一个近乎无厘头的笑点也很宁浩——我愿意相信它应该完全出自宁浩的创意——张子贤想尽办法想验证柳岩究竟会不会游泳,甚至为柳岩准备好了泳衣,当柳岩换完泳衣用毛巾裹得严严实实地走出来时,我内心里会忍不住提前设防:终于还是要这么公式化、符号化地地消费柳岩了吗?然而紧接着,宁浩就像个恶作剧地孩子似的揭开了悬念——一个穿着不能再保守的连体式泳衣同时后背印满了拔罐留下的“金钱豹”斑纹的柳岩赫然现身,伴随着张子贤那句充满窘迫的“湿气有点重啊”,我忽然有一种像是看到老朋友戏耍了我后在我面前放肆地哈哈大笑的亲切感。除了宁浩,真的不太有谁会花心思设计这样的小花絮来挑逗观众。其“鬼”如此。

之所以说了这么久宁浩,不仅仅只是在评价他,同时也间接地评价了《受益人》这部电影——除了很宁浩,它也没有再给我们更多的惊喜。支撑整部电影的最核心的内核,依然并没有超出宁浩最熟悉的故事类型,以至于我看完之后,总忍不住想要拿大鹏和《黄金大劫案》里的雷佳音作比较。两部电影同样都讲述了相同的一个故事原型:一个心怀不轨的男人原本只是想欺骗一个女人,但却因为女人一次次的天真善良,最终爱上了这个女人。只不过,由于至关重要的男主角的相形见绌,而使得《受益人》黯然失色,至少无法支撑起大鹏想得到认可的野心。

其实,我最初之所以想为这部电影写一篇影评,就是因为其中这个宁浩不厌其烦一次次重复的故事原型。我想,它一定是有着不同寻常的象征性和代表性的。当然,它似乎并不是宁浩的独家发明,至少周星驰的《大话西游》里的朱茵、《功夫》里的黄圣依、《西游降魔篇》里的舒淇、《美人鱼》里的林允,在我看来就和《黄金大劫案》里的程媛媛、《受益人》里的柳岩一样,都在大同小异地重复着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原型里充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乐观和顽强,有点像当年那个曾经被全国各地以“感恩教育”为名在校园中煽情营销的讲师所常讲的故事。有一个母亲养育了一个向她索取无厌的孩子,当她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孩子之后,孩子却还想要她的心脏,而当她终于挖出了自己的心给了孩子,孩子大喜过望地捧着母亲的心跑开,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母亲的心重重地跌在地上时,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最关心的还是:“孩子,你摔疼了没有?”

即便这个故事刻意到有一点做作,但它每次依然能够无比有效地叩击人们的心脏,骗走我们的眼泪。必须说明的是,我认为这些眼泪并不是为故事里的“苦情”元素而流。母亲明知会死却依然无怨无悔的行动背后,支撑她的并不是愚昧或盲目的负面状态,而是一种毫无保留的极致的神性。正是这种神性,让我们拜倒在爱和美的神像之下,毫无抵抗力地流下信徒虔诚的泪水。

另一个例子是我常常会提到的主持人窦文涛的故事。他不止一次地讲过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当众演讲忘词最终尿了裤子跑下讲台的经历。第二天,他的老师找到他的时候,不仅没有指责他的表现,反而推荐他去参加更高一级别的比赛,口中说的全是他演讲的优点,告诉他在他忘词之前所讲的那部分是多么的精彩动人。这个故事的结局比那个挖出心脏的母亲的故事完美得多——第二次演讲的窦文涛表现出色拿到了比赛的第二名,最后终于成了今天这样一个“靠嘴皮子吃饭”的人。

但是,我之所以上周就看完了这部电影,却直到今天才终于把这篇影评写完,同样也是因为我在《受益人》里看到的这个故事原型。我总觉得,我仍然说不清楚这个故事不断被重复,究竟反映了人类内心怎样的心理结构;它所代表的爱情模式,在多大程度上概括出了爱情的全貌;在某种程度上,爱情是否就是我们内心中这种不顾一切毫无保留的神性的一次集中性的投注和释放呢?

既然思考不清楚,那就把这个问题留在这里吧。如果你恰巧有耐心读完了我前面的文字也能够通过我难免混乱不清的描述读懂了我想表达的意思,那我很荣幸想听一听你的想法。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