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视剧>电视资讯>   正文

张一山版《鹿鼎记》究竟烂在哪里

在张一山版《鹿鼎记》中,历史背景的删节,侠义精神的残存,都被耍猴一样的刻意搞笑所替代。一种生硬拙劣的喜剧表现手段,让我们看到了一部魔改版的《跳梁小丑奇遇记》。 从编剧,导演到演员,每个角色都努力展现,拼命刷存在感,唯独忘记了角色,忘记了故事,忘记了曾经深厚的故事背景。好的喜剧是很高级的。可惜本剧不懂。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32.jpg

1、被高估的张一山,被扭曲的原著。

德云班主郭德纲有句话说的好:不是我有多优秀,全靠同行的衬托。陈小春版《鹿鼎记》珠玉在前,对比下更映衬出张一山版的拙劣。真如广大网友所言,是张一山“大圣附体”的表演带偏了整部剧么?所有黑锅都应该甩给他么?我看未必。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39.jpg

2、剧本糟烂,改编失当。

同样是金庸小说改编,每一次翻拍剧本方面都会有所舍弃或增补。张一山版《鹿鼎记》一开头就把小说的历史背景,故事发生地统统带过,由着韦小宝和茅十八火急火燎奔向京城。

如此匆忙的交代,看似紧跟“潮流”,“直奔”主题,实则犯了最大错误,故事的主旨核心都丢了。

熟悉《鹿鼎记》的观众和读者都知道,这部小说的发生背景与清初【明史案】息息相关。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满清入关后的高压政治,相互之间的相互对抗一开篇就交代的清清楚楚。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42.jpg

金庸先生作为历史大家,开篇大费笔墨不仅为表现故事发生时代的特殊性,人物面对大时代的严峻性,更为之后康熙与韦小宝相互合作,满汉融合埋下了伏笔。

这种对宏观历史的引入,不仅深化了《鹿鼎记》的核心内容,更用一种理想化的表达方式去侧面反映出彼时时代洪流的浩浩汤汤,主人公韦小宝之于明清之际的随波逐流。

在这种情景下,哪怕卑微如韦小宝,韦春花这样寄身于青楼的社会底层,也折射出时代和人物的悲剧性。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44.jpg

张一山版《鹿鼎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直接规避掉原著厚重的历史背景,就只剩下故事的一个躯壳,主人公的一副躯壳。那韦小宝进入权利上层也好,混迹于天地会,神龙岛也好,就彻底失去了民族立场,政治立场,更不用提忠孝节义了。

新手司机刚一上路就跑偏,以后只会越跑越偏。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46.jpg

3、灵魂人物,只有躯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演员会哭,愤怒时候额头上能暴起青筋,就被认为是会演戏的重要标志。张一山同学能够很好完成以上两项,所以在《余罪》中的表现被很多粉丝称为“演技炸裂”。当然了,同时代的很多年轻演员甚至还不会这两项。。。

张一山有灵性,演戏有想法,童星出身能捕捉镜头感,这都是好事。但对于今天的影视行业,或者对《鹿鼎记》而言,恰恰是一个坏事。形象把控,台词念白,表演方式,统统用力过度。

韦小宝一个出身底层,偷奸耍滑,机警无比的小人物,被他演成上蹿下跳,满口京腔,刻意搞笑,不知所云的小猴子。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48.jpg

韦小宝出身扬州妓院,观众不要求张一山会扬州口音,但至少不能一上来就满嘴京片子。我很奇怪专业演员“声台行表”4门基本功,他的台词就没有老师纠正么?

其他演员都是普通话,偏偏主人公来个北京腔儿,这是学习老师惯着他,还是他压根就没认真学过普通话?

此外,表情上的用力过度较之《余罪》等作品有过之而无不及。本就身材瘦削的他其实蛮好,但摄影师仿佛和张一山有仇,总是为了凸显这一版韦小宝的“机灵”而刻意捕捉他搞怪的表情。

动辄贴近面孔,随便一拍就是眼窝深陷,脸颊无肉,直接把张一山形象表情上的短板统统暴露出来。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49.jpg

主创为了“迎合”所谓观众,不断增加所谓的搞笑戏份,更是加重了角色的玩笑性。为搞笑而搞笑的人物设置背后,缺乏了对历史背景和人物塑造的反思,只能让主人公韦小宝沦为一个丝毫不得安分的猴子。

不要跟我说周星驰版只会搞笑,开头部分韦小宝和陈近南师徒对话,以及天地会抢座位时候的市井无赖气质虽然笔墨不多但绝对点题,堪称历史厚黑学的绝佳典范。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51.jpg

4、误解角色,价值偏差

原著中茅十八也好,陈近南也好,对韦小宝暗箭伤人的小人行径大为不齿。陈小春和周星驰版中英雄好汉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态度。可以慷慨赴死,可以两肋插刀,但是钻狗洞不行,撒石灰丢人,不够光明磊落,不够大丈夫气概。

但是张一山版《鹿鼎记》一开始就跑偏了。

不论茅十八对韦小宝撒石灰的赞成,还是平白无故拖累韦小宝的行径,都让人忘记了这是敢作敢当的茅十八,而是一个头脑简单,恨不得拖人下水的蠢货。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53.jpg

敢作敢当,还是好勇斗狠,坚守底线,还是肆意妄为,陈小春和张一山两版《鹿鼎记》用草莽绿林茅十八就分出个高地上下。一个男人是不是好汉,不是简单的喝酒吃肉,不是鲁莽的意气用事,不是热血的冲冠一怒,而是始终坚持自己的人生信条和侠义操守。

至于开局的另外两位角色,海大富和康熙,同样是糟蹋了角色。海大富就剩下病恹恹的抽筋,康熙就剩下呆萌的张大嘴巴,原著中前者的阴狠狡诈,后者的踌躇满志,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55.jpg

至于建宁公主,没啥可说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发行方一个劲吹女演员多好多好,而忘记了应该多说说角色。当然了,角色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5、拙劣的喜剧,只会让人恶心。

金庸先生用《鹿鼎记》收尾,也曾引起读者的轩然大波。

相比郭靖,乔峰,令狐冲等侠之大者,韦小宝这个角色简直卑劣到令人发指。功夫没有,偷奸耍滑第一。侠义精神不见,自私自利很有一套。除了师傅陈近南,估计没人能制得住他。也只有在面对陈近南时,才会激发出内心的荣誉感和身为汉人的使命感。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57.jpg

在张一山版《鹿鼎记》中,历史背景的删节,侠义精神的残存,都被耍猴一样的刻意搞笑所替代。一种生硬拙劣的喜剧表现手段,让我们看到了一部魔改版的《跳梁小丑奇遇记》。

从编剧,导演到演员,每个角色都努力展现,拼命刷存在感,唯独忘记了角色,忘记了故事,忘记了曾经深厚的故事背景。好的喜剧是很高级的。可惜本剧不懂。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358.jpg

最后说一句,不能让张一山同学扛全部责任,毕竟他不想演个猴儿。太监清一色白袍给满清戴孝的服装都能通过,可见主创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作品上,都用在营销和酒桌上了。

微信图片_20201123162401.jpg
关键字: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