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华语电影>   正文

喜宝比大多数女孩儿都更珍爱自己

“做一个女人要做得像一幅画,不要做一件衣裳,被男人试了又试,却没有人买,试残了旧了,五折抛售还有困难。”这是喜宝对勖存姿说过的话。

“做一个女人要做得像一幅画,不要做一件衣裳,被男人试了又试,却没有人买,试残了旧了,五折抛售还有困难。”这是喜宝对勖存姿说过的话。


家境贫寒,父母婚姻不幸,母亲曾是年轻美丽的空姐,但父亲却是个浪荡子,父亲成了母亲一生中唯一美好的爱情,却因他难改本性,两人在喜宝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喜宝跟母姓姜,日子过得十分不易,但母亲却十分爱她,姜母尽可能给喜宝有可能的最好的条件,甚至把在航空公司待几年换来的一张往返日本的机票换成了去往伦敦的单程票,让喜宝去伦敦见世面。大概也是母亲的爱与支持,让喜宝即使成长于这种环境,也始终不服输,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与野心。


母亲是个美丽的女人,可她的一生是悲哀的,没有人爱她。


母亲爱情的不幸、那些母亲的情人流离在她刚发育身体上的眼神,都让喜宝早早成熟,早早学会为自己打算。


“人是有命运的吧?”


“自然。”


“性格能控制命运?”


“自然,一个女人18岁便立志要弄点钱,只要先天条件不太坏,总会成功的,顾着谈恋爱,结果自然啥子也没有。”


“有回忆。”


“回忆有屁用,你能靠回忆活命吗?回忆吃得饱还是穿得暖?”


“话不能这么说,爱人与被爱都是幸福的,寸寸生命都有意义,人生下来个个都是戏子,非得有个基本观众不可,所以要恋爱。”


姜母不希望女儿步她的后尘,但尽管这样,喜宝在懂得现实的重要性时,也仍然对爱抱有希望。
她去伦敦找了间秘书学校,他遇到唐人街小伙韩国泰,帮她从不入流的学院进入剑桥大学,她成为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学生,她要拿到文凭,要成为一名律师,她不要回到香港中环弥漫臭味的写字楼里,对着写字机过完一生。
这样一个对未来有着清醒而现实认知的女孩儿,你能说她不爱自己?她愿意出卖自己的青春,是因为她认为青春不值钱,青春不卖也是会过的。

关键字: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