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华语电影>   正文

勖存姿常有,而姜喜宝难得

有人说,这只是一个被美化了的等价交换的故事,勖存姿爱喜宝的年轻美貌,喜宝爱勖存姿的钱。对,这的确是一场交易,但绝对不是钱与美貌。

有人说,这只是一个被美化了的等价交换的故事,勖存姿爱喜宝的年轻美貌,喜宝爱勖存姿的钱。对,这的确是一场交易,但绝对不是钱与美貌。


勖存姿要的是喜宝鲜活的生命力,她身上的矛盾,像刺猬一样难以琢磨清楚的神秘,和对他也毫不避讳的现实与坦荡。


喜宝呢?喜宝要的不仅是足够她读书的钱,还有那份从小在父亲那里缺少,而又在年轻男孩子身上找不到的安全感。


勖第一次开支票给喜宝让她挑选喜欢的戒指,她买了一颗十克拉左右的全美方钻,有人说喜宝的鉴赏力很好,也有人说喜宝没见过世面,可我觉得,那个像麻将牌一样的钻戒给她的是最大的安全感,就像她说过的,“谁给你买最大的钻戒,谁就最爱你。”


花园里喜宝酒后把勖存姿当做陌生人的倾诉,约会时坦荡的告诉他她爱钱的事实,能对他说出“我不喜欢王子与公主的童话故事,从此王子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多无聊啊。”的话,她不避讳俗,也不刻意雅。他喜欢她对他一个年纪能做她父亲且富甲一方的老人的坦诚与真实,还有那份对他拥有的一切的鉴赏能力,宋家明曾对喜宝说“你不知道人的本性,人喜欢表演。你是一个最好的观众。你甚至懂得挑选堡垒。他的钱花出去,总不能花得冤枉,你的鉴赏力满足他。”


是啊,第一次给他做晚餐就懂得做souffle(英译,一种法式甜点),因为那是最难的甜点,她太聪明,以至于勖存姿和宋家明都说过喜欢她睡着的时候的样子,因为看起来没有那么精明。


勖对喜宝更多的是像对孩子一样的宠爱,他的几个孩子都太令他失望,


““你才应该是我的孩子,喜宝,你的——”


“巴辣。”我摊摊手,“我就是够巴辣。”


“不不,你的坚决,你的判断、冷静、定力、取舍——你才是我的孩子。”


而她也从来没否认过她爱过他,无论是短暂的还是长久的。勖回家的时候喜欢在楼下唤她“小宝”,“私底下,我祈望过一千次一万次,我的父亲每日下班回家,会这样的叫我。长大以后,又希望得到好的归宿,丈夫每日回家会这么唤我。一直等到今天。虽然勖存姿既不是丈夫又不是我父亲,到底有总比没有好,管他归进哪一类。”勖给了她最想要的安全感,他是唯一真实地爱过她的人。


““我什么也不要,你把一切都收回去好了,我只要你。”


“我只是一个糟老头子,把一切都收回来,我跟一切糟老头子并没有两样。”


“但你爱我。”我说:“其他的糟老头子不爱我。”


“哪个男人不爱你?说。”


“直到你出现,没人爱过我。”


他感动。我也感动。我们都除下面具,第一次老实地,面对面赤裸裸相见。”
摆脱对爱情乌托邦与道德化的幻想,爱情的本质不也是各取所需的交换吗?他们明明都给了对方最需要的。

关键字: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