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华语电影>   正文

《喜宝》:不要高估了自己对抗欲望的定力

重读《喜宝》,最大的诟病是喜宝后来那一系列圣母救赎式的操作。她尽己所能帮助勖家人,同时也被勖家人一一宽宥。且不说现实生活没有这般理想化,就算真的有,世人也是见不得这等“好事”的。哪有人想堕落就堕落,得到了所有好处后,再轻松给自己洗白的。

亦舒小说《喜宝》拍成电影后,全网骂声一片。众矢之的不外乎对原著颠覆性的改编及选角的失败,想起之前挨骂的张爱玲《沉香屑.第一炉香》,可谓难姐难妹。

文学作品改编,最忌去碰《红楼梦》基调的作品,即有着巨大幻灭与虚无感的作品。

在影像世界里,幻灭一具象就很容易变成歇斯底里,虚无拍出来也很容易变成“作死”。偏偏亦舒和张爱玲都是《红楼梦》爱好者,作品基调里都带着那点灰度,因此,改编滑铁卢在意料之中。

微信图片_20201021144405.jpg

被骂出翔的《喜宝》电影我没有去看,倒是又重读了一遍小说。不得不说,读后感跟年轻时比又不一样了。

年轻时读到喜宝的拜金和自甘堕落,读到她不甘消磨于格子间却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可悲。而今重读,竟读到“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心路。

喜宝在堕落之前,亦舒已经提前给她预设了重重路障。

在她幼年时,父母就离了婚。父亲是个二流子,吃喝嫖赌,在女儿面前亲身示范了作为一个男人最不堪的模板,还看死了女儿不会有出息。

母亲也不靠谱,不肯安安份份过踏实的苦日子,一边在自己身上折腾咸鱼翻身的可能,一边把最大的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宁愿家里被切断煤气,也要拿这笔钱给7岁的女儿买漂亮纱裙。

可以说,早慧的喜宝是肩负着某种“重任”长大的。母亲如此教诲她:“一个女人十八岁便立志要弄点钱,只要先天条件不太坏,总会成功的。”

想起张爱玲在《小团圆》里写她母亲如斯说她:“年纪青的女孩子不会没人要,只要是处女。”

这句话对张爱玲打击巨大。过早尝到亲情幻灭滋味的她,成年后在金钱上锱铢必较,却心心念念要还她母亲三根金条。

喜宝的堕落中,未必不存着对母亲的“偿还”之念。这些年母亲加诸在她身上的重荷,或许只有折个价还给她,才能赎回精神上的自由。也许这就是喜宝无法想象自己在中环上班的隐形理由:如果只是做一个普通白领,就是泥菩萨过江,如何再保母亲呢?

喜宝还难在无法对母亲生出怨念。虽然母亲凭一张单程机票和3000美金积蓄便把她送往英国自生自灭,虽然她再嫁之后不曾给女儿谋划好下半年的学费,还把香港的房子退租,不给女儿留一条退路。

但喜宝没法怨恨母亲。因为这个母亲不是虎妈也不是祥林嫂,她更像难姐难妹,和女儿一起在泥沼里挣扎,看谁先拔出泥足上岸。这份相依为命感让喜宝无法像张爱玲那样痛快地恨她的母亲。

但同时她又清醒地意识到母亲的自私和无情。母亲把一顶荆棘皇冠指给她看,要她面向这个目标前进,至于过程如何,她不参与。如果女儿赢得干净漂亮,身为母亲,她与有荣焉。如果女儿得到的过程很不堪,她也不必为此担负道义上的责任。一切都是女儿自己选的。

这是一个在情感和道德上双重自私的母亲。

微信图片_20201021144413.jpg

所以,21岁的喜宝,有一颗41岁的老心,早早在亲情上饱尝幻灭滋味。二十来岁,就已经活得厌世,需要靠安眠药入睡。

她还要强撑着意志不被毁灭:“生命还是好的,活下去,单是为这太阳,为这风,便是有充分理由。”

堕落前的喜宝,渴望着绝地反击那一刻的痛快。

这样的人不笃定,也没有条件笃定。她只能活得像只飞蛾,看到火光就扑上去。

“每个女人一生之中必须有许多男人做踏脚石”,这句话被喜宝视为生存之道。她所谓的“我爱过好几次,也被爱过好几次”,其实这些爱过的男人都是踏脚石。

这里的“爱”,很大程度上是喜宝幻想自己在爱。如果不这么认为,她就跌了份,把恋爱谈成了“卖淫”。这是圣三一学院高材生姜喜宝不能接受的。

但她又说服不了自己的心,所以那些韩国柱们,“爱”着“爱”着,就成了尴尬的存在,假装不下去了。

从小经历爱与物质双重贫乏的喜宝,在情感上对爱的索求是饥渴的。那些来来去去的男朋友们,她认为“他们都爱过我,再短暂也是好的”,更像是一种自我安慰。但是在理智上,她又知道爱来去如风,誓言是写在水里的,世间并无一物能永恒。

这样的人最为心苦,嘴上说着绝望,心里却总是残存着星火,被厚厚灰烬覆盖着,不肯绝望到底。这就是勖存姿口中所谓的“生命力”吧。

微信图片_20201021144415.jpg

与喜宝口中“尴尬”的男朋友相比,勖存姿是一个带着“亲切感”出现的人。小说里他的人设是个有钱有权又有趣的中年人,可以毫不费力给喜宝买一座苏格兰城堡,还能和她一起欣赏唱片、聊戏曲。

他那种用财富和阅历堆砌起来的气定神闲和强势霸道,是年轻男孩无法比较的,也是对年轻的喜宝来说最具杀伤力的。

喜宝那颗过早老去的灵魂,让她在面对年轻男孩子时,只肯在肉体上交付,在精神上总嫌他们幼稚。而勖存姿这样的老男人却让她敬重,让她觉得“即使没钱也会与之约会”。更何况还有这样一个前提:“我被照顾得妥帖,是21年生命中从未发生过的事”。

这让我联想到影星凯瑟琳.泽塔琼斯爱上年长她25岁的道格拉斯,又或者,28岁的翁帆嫁给82岁的杨振宁。

喜宝放弃了道德底线,甘愿成为老男人的情妇,很多人觉得她是卖了自己,小说里却写喜宝对于勖存姿选择她,有一种急急想报“知遇之恩”的心理。

“他是世上惟一爱护我的人”。

微信图片_20201021144417.jpg

尝够了匮乏的人,一旦遇上无限度的给予,会将之合理化为“爱”,直到一步步看清勖存姿的猎人面目。

刚开始与勖存姿在一起的时候,喜宝没有想得太长远,她只想借这块高级跳板读完书,完成最后一跃。

但她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也低估了欲望的腐蚀力。

《第一炉香》里的葛薇龙,开始也觉得自己可以安然走过姑妈布下的蛛丝陷井完成学业,但是,区区一柜子的华服、几场盛宴,就把她诱下了河岸,一日日泥足深陷。而喜宝面对的是巨大的财富碾压,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人性决定了贪婪的层次。

自媒体时代,如果让你发一篇很LOW的文章,给你一万你不肯发,那给你十万呢?百万?千万?

一万和千万的等级是不一样,杀伤力也不一样。任喜宝再觉得自己聪明清醒,都无法看破迷局。

当一切都来得太容易的时候,奋斗就失去了意义,所谓的希望也失去了。

微信图片_20201021144420.jpg

幸福感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起自己刚买房那会儿,每月那点工资除了还房贷和柴米油盐,还得存一点下来买家电。存两三个月,买一台冰箱。再存两三个月,买一台电视。看着小家一点点饱满充实,哪怕日子过得再辛苦,都充满了幸福感,觉得活着挺有奔头。

而一个朋友还完了房贷后,反而感觉到了空虚,觉得前进的动力失去。喜宝放弃了学业沉湎于物质中,正是因为失去了这种奋斗的意义感。

金钱和欲望,太容易磨折一个人,也太容易养废一个人,千万不要高估自己对抗欲望的定力。

当然,最致命的一击,来自自由被剥夺的痛苦。

勖存姿对待喜宝的态度,用现在流行的术语解释就是“精神控制”。

在她以为要献上肉体的时候,他不动她。在她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半夜三更偷潜入房间看她睡觉。

第一次上床已是在“买”下她几个月以后,还是她采取的主动。

微信图片_20201021144423.jpg

明面上不对她宣布主权,背地里买通所有身边人,把她的行踪牢牢掌握。

她自认为秋毫无犯的聊天对象,他一枪崩了对方。

勖存姿的做法,绕过了喜宝所有预设的心理路径,让她感觉到失控。这种失控感让她心慌,迷失方向,让她患上抑郁。

勖存姿一语中的地指出:“你出卖青春换取我给你的机会,但你的智慧不能容忍我给你的耻辱,于是你恨这个世界。”

喜宝一来有恨二来有悔。

在遇见汉斯之前,她一直在自我催眠,给自己找理由,证明自己没有做错。那时候的她,几乎不再相信会遇到真爱,而勖存姿是那时那地最适合她的人。

可是在遇见汉斯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选择错了。这是一个彩虹般的人,能让她卸下所的防卫,不靠安眠药也能入睡。

喜宝遇见了理想的爱人,却不能以一个自由之身与他相爱。就算她可以摆脱勖存姿,但在一个明亮的人面前,她的身后将永远拖着一条黑色的尾巴。更何况,她根本就无法对抗勖存姿,她的任性,加速了汉斯的毁灭。

人有时候真的一步都错不得,喜宝却一错再错。于是,她的骄傲被击溃,希望被粉碎,一度变成行尸走肉般的存在。

生活是最大的修罗场,需要人拼尽一生的战力。

微信图片_20201021144426.jpg

重读《喜宝》,最大的诟病是喜宝后来那一系列圣母救赎式的操作。她尽己所能帮助勖家人,同时也被勖家人一一宽宥。

且不说现实生活没有这般理想化,就算真的有,世人也是见不得这等“好事”的。哪有人想堕落就堕落,得到了所有好处后,再轻松给自己洗白的。

哪怕亦舒在小说末尾给了喜宝的生活以巨大的虚无感,但在世人眼里,那也是富人的矫情。

世人朴素的价值观希求的是形与神的一损俱损,这才是残酷又现实的世相,才是捷径之所以难走的最好例证。

微信图片_20201021144428.jpg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