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欧美电影>   正文

我们住在暴动洪流中一所安逸的房子里——《戏梦巴黎》

我热衷于探求身体的秘密,身体像大自然一样是一个极其神秘的系统。当每次打开一部优秀的情色片时,就仿佛收到一封寄给身体的信。华童在最近几次影评中将着重写对于大自然的感悟,而我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在情色片的语境中探寻身体最原始的奥秘。我希望可以逃离社会道德的种种束缚,在原始洞穴的墙壁上,刻下最原始的记录。

我热衷于探求身体的秘密,身体像大自然一样是一个极其神秘的系统。当每次打开一部优秀的情色片时,就仿佛收到一封寄给身体的信。华童在最近几次影评中将着重写对于大自然的感悟,而我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在情色片的语境中探寻身体最原始的奥秘。我希望可以逃离社会道德的种种束缚,在原始洞穴的墙壁上,刻下最原始的记录。
而《戏梦巴黎》影评将是这个系列的开篇,我不谈镜头构图之类,也尽量抛开社会背景,争取在最简单的情节最原始的语境中得到最真诚的感悟。
“我们住在暴动洪流中一所安逸的房子里,在毛主席的画像前做爱,不问时事却狂热激进。我们是这个世界的‘法外之徒’,是梦想家,是反叛者,是只食情欲的羊羔。属于自我的世界也只在银幕前迎来爆发。”这是我的第一观后感。


(马修、里奥与伊莎)
故事发生在60年代的巴黎,双胞胎兄妹里奥与伊莎仿佛从希腊神话中走出的年轻的神。在一场电影爱好者的示威活动中,马修——一个胆怯的美国青年与他们相识了。反叛的青年本就相互吸引,更何况他们三个同样俊美深邃又极具哲学气息。


(里奥,高耸的鼻梁,黑森林般乌密的发,仿佛希腊神话中的神)
迷人的冒险开始了。开始时我以为他们三个都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后来发现马修并不是。马修的世界观道德观与两兄妹的一直处在博弈的状态。
里奥的父亲认为他们的抗议活动是徒劳的,里奥反击说“当初只有你拒绝在反对越战的请愿书上签字。”
父亲说:“诗人不会去什么请愿书上签字,诗人只会去写诗”
“请愿书就是诗。”
“是,可诗歌也是一份请愿书。”
“好吧,请愿书就是诗,诗歌就是请愿书。这应该是你写过最漂亮的诗句了。”
而马修对于母亲与姐妹,心里满是尊敬。他更像是世俗道德的化身。兄妹俩邀请他一起奔跑着横穿卢浮宫,打破《法外之徒》的记录,他因为害怕被捕一开始拒绝加入。


(三人横穿卢浮宫)
而里奥与伊莎是彻底的理想主义者。里奥崇拜毛泽东崇拜红军崇尚革命,他说:“你设想一下毛泽东作为一个伟大的领导人,如果他投入巨资去制作一部电影,拍摄百万红军向未来进军,手中拿着小红书,是书不是枪,是文化不是暴力。你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壮观的场面吗。”
马修却反驳:“这其中有一个尖锐的矛盾,因为如果你真的相信你刚才所说的,那么你就不会在这儿了,你该在大街上(当时法国正发生暴动)可你却不在那儿,你呆在屋子里,和我喝着昂贵的红酒谈论着电影,谈论着毛泽东思想。”
伊莎,一个风情万种妩媚动人的女人。马修没有猜出来里奥表演的片段属于哪部电影,作为惩罚,里奥让马修与伊莎在毛主席的画像前做爱,而伊莎与马修做爱时却还是处女。


(伊莎,花衬衫里是美好的肉体与单纯的心灵)
两个理想主义者在一个世俗道德的化身的窥探下,丢掉了最后的无花果叶。
因为马修的加入险些破碎的还包括他们建立起来的那种神秘的原始的世俗道德之外的那种关系。伊莎让里奥对着电影海报自慰。里奥让马修与伊莎在他面前做爱,而心里却无醋意。作为亲兄妹,他们同眠于一床,享受着亲情与情欲的发酵,却又始终不曾越过边界,建立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密关系。这是我在这部电影里最关心的关系。两个人仿佛伊甸园里未偷吃禁果的亚当夏娃,在彼此面前赤身裸体却不感到羞耻。他们营造了一个乌托邦,两个无法在现实靠走路与奔跑获取热量的人,只能相拥取暖。


(里奥与伊莎,亲兄妹同床而眠)


(马修与伊莎)
而马修来了,并企图将两人从乌托邦中拽回现实。他对兄妹两个说:“你们是怪物、疯子,但我爱你们。”
而最后,马修在暴乱的人群中转身离去,里奥牵着伊莎冲向警察与火海,带着他们禁忌隐秘而又单纯的爱。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0178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