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视剧>电视资讯>   正文

重看《我的前半生》:唐晶的“安全感体系”

好几年前,我在写《七月与安生》的影评时说过,人们既想要安稳,又渴望冒险。是的,人的两种基本需求,一是“安全感”,二是“冒险的欲望”,看似很矛盾,却也实实在在地共生。

好几年前,我在写《七月与安生》的影评时说过,人们既想要安稳,又渴望冒险。


是的,人的两种基本需求,一是“安全感”,二是“冒险的欲望”,看似很矛盾,却也实实在在地共生。


因为要生存下去,所以需要最基本的安全感;又因为人类知道生命的长度是有限的,所以需要通过去广阔的世界冒险,来拓展自己生命的宽度和深度,提升生命体验的丰富性。


这两种需求,对于不同的人来讲,比例也是不同的。


有的人对外面的大世界兴趣微弱,也忌惮于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更满足于活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小圈子里,只要衣食无忧就基本满足,如果还能在小圈子里获得一些优越感,那简直是此生无憾,比如罗子君。


这样的人,安全感一般来自于“小圈子”的稳定性,比如亲密关系。


所以罗子君可以安心做了八年全职太太,婚姻的稳定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她也没有兴趣去探索生命丰富的层次,那对于她来说是太不重要的东西,甚至看到职场女性辛苦打拼,她还会觉得人家有点可怜。


另一些人呢,“冒险的欲望”占据更大的比例,他们喜欢去更广阔的世界,寻求自我实现。他们不会满足于小圈子的稳定性,那样的生活只会令他们感觉到乏味和“不安全”,他们需要不断地拓展生命的外延和内涵,来获取满足感。唐晶和贺涵都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安全感一般来自于自己的“价值感”,比如专业能力。


所以唐晶可以30多岁不结婚,男朋友买了新房子求同居,她表现得很迟疑,他们的关系充满了试探、较量与制衡,缺了点依赖和甜蜜。


人的“安全感体系”也是很有意思的事,跟出身相关,也被际遇影响,甚至还来源于天赋。


唐晶的安全感体系最重要的构成是“自我价值”。


她热爱工作,只相信自己,只有自己变得更强大和无畏,才能感觉到安全。信奉自我价值的人,在关系里会有“交换”的潜意识,那就是我的价值感必须大于或等于对方,才能感觉到这段关系是安全的。


唐晶跟贺涵是同类,所以她总是在跟他较量。


贺涵买了新房子,装修得很豪华,邀请唐晶去住,是关系更进一步的信号,唐晶的表现不是欣喜,而是犹疑。


她根本不信任他。


本来都要一起过夜了,只是因为贺涵私自见了一个客户,两个人就不欢而散。唐晶下了车就站在路边给那个客户打电话。


后来贺涵求婚,唐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是研究他,洞察他背后的动机和逻辑,她根本不相信他会仅仅出于感情而结婚。


可怕吗?


贺涵也是如此。


他也要强过对方,才会感觉安全。


相识十年,最初唐晶只是初出茅庐的学生,贺涵赏识她,培养她,也塑造了她。


每一个热爱“养成”游戏的人,本质上都是有很强控制欲的。所以当她变得强大了,他就会感觉到失控,关系也就失衡了。


他们的关系始终充满了动荡,因为双方都不能忍受自己更弱更失控,那样会令自己感到不安全。


所以,到最后分道扬镳是必然,没有人能够永远忍受自己被不安全感折磨。


理解了唐晶的“安全感体系”,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她跟罗子君是那么亲密的朋友。
罗子君陷于失婚的痛苦中时,唐晶倾其所有、事无巨细地帮助她,那时的贺涵觉得难以理解,你一个职场精英,为什么会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家庭妇女成为好朋友?
唐晶的解释是,因为罗子君善良单纯没心机,不像她们圈子里那些人,一个个口蜜腹剑。
表面上是这样,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唐晶在罗子君身上能够感受到稳定感和安全感。
罗子君这样的人,能够在亲密关系中获得安全感的人,她也会在关系中释放安全感,会让人感觉到一种稳定的不变性。这种稳定和不变,是巨大的魔力,会让看惯了江湖厮杀,在感情上习惯了“动荡”的唐晶,获得内心的平静和安全。
对于贺涵也一样。后来他爱的是罗子君吗?不是,是另一场“养成”游戏,他始终只能在自己的价值感里获得满足。
唐晶在失去爱情之后,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去抢贺涵的客户。
就是这样了,她需要通过更大的价值满足,来获取安全感和自我补偿。
当然,戏剧一定是放大了人心的幽微。
对于普通人来讲,很大概率上处境不会这样极端,我们只是在“安全感”和“冒险的欲望”之间来回纠结挣扎。
对于那些特别热爱冒险的人,安全感的相对匮乏,可能也是命运的必然,那么就别挣扎了,接受它。

关键字: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