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欧美电影>   正文

丹麦版人肉叉烧包,看到最后脊背发凉

乍看到“麦斯·米科尔森”这个名字,大家会觉得陌生;一旦po出本尊照片,不少人豁然开朗:原来是他。怎么样?看到这张脸有没有瑟瑟发抖?麦斯·米科尔森,江湖人称麦子叔,丹麦国宝级演员;凭借冷酷的脸和高挑的身躯,成了不少欧洲电影里的“反派专业户”。

乍看到“麦斯·米科尔森”这个名字,大家会觉得陌生;

一旦po出本尊照片,不少人豁然开朗:原来是他。

怎么样?

看到这张脸有没有瑟瑟发抖?

麦斯·米科尔森,江湖人称麦子叔,丹麦国宝级演员;

凭借冷酷的脸和高挑的身躯,成了不少欧洲电影里的“反派专业户”。

比如大家熟知的《狩猎》——

正是这张沟壑满满、阴郁冷峻的脸,让影片中的邻居们武断推定,他就是那个猥亵女孩的怪大叔;

剧版《汉尼拔》,麦子叔随便一戳,面具一戴,镜头自带三分惊悚——

其实,这张脸早在亮相国际影坛之前,就已在丹麦国内家喻户晓;

毫不夸张地说,麦子叔曾出演的一个角色,可以跟美国的德州电锯杀人狂、韩国《杀人回忆》里潜逃多年的真凶相“媲美”;

这个角色,也成了家长恫吓孩子禁止外出的“老妖怪”——

《绿色屠夫》

别被片名蛊惑,绿色的屠夫,指的并不是无污染屠宰场。

相反,它特指了主人公的心境,绿色、祥和、满足。

从烹羊宰牛,到意外杀人,再到嗜血成瘾

这个能把杀生演出绿色感觉的的主人公,就是麦子叔。

且看这颇具领导范儿的发型和猜不透想什么的眼神,以及额头沁满的汗水,重口味影片爱好者有福了。

麦子叔和贝安,原本是一对难兄难弟;

一个中年危机,一个身无长物。

两人在镇子里的熟食店里工作,不仅收入微薄,每天还要抗住老板阴晴不定的贬损和谩骂。

这天,贝安来麦子叔家里做客。

两人一合计,你有供货商我有烹饪技能,干脆合伙另起炉灶,多赚一些,顺便气气这黑心老板。

虽说北欧高福利,但这事儿并不简单。

麦子叔成家多年,多少有些积蓄,贝安月光族,启动资金不好找;

手足无措之时,贝安想了一个捞偏门的办法:

贝安小时候曾出过车祸,父母惨死,孪生哥哥成了植物人,这么多年下来,一直是政府福利机关养着哥哥。

福利机构为了节省开支,这天给贝安一封信函,植物人哥哥苏醒无望,作为病人唯一的亲人,如果贝安同意“拔管子”,将得到一笔抚恤金;

为了改变命运,不再给他人打工,搭建自己的一番事业,贝安再三犹豫后,签了字。

在亲哥哥面前,贝安思绪复杂,他最终选择了用哥哥的半条命,去改善自己现今的烂仔命。

告别之际,贝安再三嘱咐机构火化部门的小姐姐,务必给哥哥最好的临终关怀。

就这样,凑够了启动资金,熟食铺开了起来。

小确丧,是北欧电影常有的调调,开张第一天,店铺如大家所料般冷清。

麦子叔和贝安起初认为,是宣传单页没发够,但日复一日,依旧生意寥寥。

他们哪里知道,做生意可不是一腔热血就能成功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

麦子叔和贝安刚刚结束了0营业额的一天,麦子叔老婆上门了,吵着闹着要离婚,理由无非是“不长进”“没情趣”“肾衰退”...

本就烦心的麦子叔懒得理对方,应付两句锁了门店就去喝闷酒了。

一夜之间,地覆天翻。

第二天一早来到店里,麦子叔被吓个半死——

昨晚跟老婆争吵之际,完全忘记还在冷库修电线的工人。

冷库四周无窗,铁门严严实实

被关了一宿,这会儿电工早已被冻成死。

慌了神的麦子叔一时不知道怎么处理,刚要给贝安打电话,好死不死,冤家原老板登门。

这人听说自己当初的学徒如今自己门户,想来掂量掂量斤两,顺便灭灭麦子叔的威风。

一顿冷嘲热讽,麦子叔自然没听进去,好在没有看到死尸,为了尽快赶走“目击证人”,只能包一斤鸡肉送给原老板。

后厨里的麦子叔忽然冷静下来:

前半生的心血换来这间无人问津的店铺,事业即将化为泡影;

老婆执意离婚,向往的婚姻如今也成了死水;

眼前这个恶老板,如今正以胜利姿势奚落自己。

索性,麦子叔为了惩罚对方,将死去电工的尸体砍掉大腿,制作一番,当成鸡肉卖给了他。

内心os:MD,吃人肉,恶心死你。

事情就此出现了转机!

酒香不怕巷子深,肉香不怕人品差。

拿着"鸡肉"回家的老板,被这一口美味震惊了灵魂,一时忘了麦子叔是自己的竞争对手;

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在唇齿留香之余,都惊讶于麦子叔的技法,平平无奇的鸡肉能做出直击灵魂的香味。

就这样,麦子叔的熟食店火了。

独家麦香鸡,成了这个小镇哄抢的美食。

别忘了,店铺还有另一个合伙人,贝安。

让人意外致死,本就是贝安无法接受的悲剧;

剥其皮,卖其肉,这更是贝安眼中极为变态的事。

几番争执后,贝安为了情谊、为了事业,还是被麦子叔安抚下来,不去自首。

麦子叔保证,卖完手头上这批货,就此罢手。

自私和贪婪是人性的弱点,尝到甜头的麦子叔就此黑化;

这种铤而走险后赢来的回报,如果真的就此罢手,那反而会不符合情理。

果不其然,越来越多的人命,成了麦子叔的刀下亡魂。

一开始,麦子叔只选择公园流浪汉等无从查证的人下手,到后来,干脆随心所欲,房东、食客,一言不合就关冷库。

麦子叔的贪欲和胆子越来越膨胀;

店铺里的生意也好得不可收拾。

小镇的居民向麦子叔投来欣赏和羡慕的称赞,烹饪大师、顶级私厨、味蕾工程师...

麦子叔享受着眼前的一切,他换了车、换了住所、换了情人。

却与最了解他的合伙人贝安,渐行渐远。

屡次三番劝阻后,贝安发现麦子叔一意孤行,决定散伙,与在火化场结识的妹子过踏实日子。

下面的剧情,因为这个妹子,再次改变了方向。

妹子的父母曾遭遇海难,流落荒岛,父亲曾靠吃母亲的肉活了下来。

吃人肉,是这位年过七旬的老头一生的阴影,那种难以形容的味道,他至死难忘。

就在这天,他吃下女儿带回来的“鸡肉”后,开始神志不清...

麦子叔的阴谋是否就此败露?

大家从影片中找答案吧,结局非常精彩!

这部丹麦版的《人肉叉烧包》,看似重口,其实大家完全可以当做童话看。

有网友评论,连人肉叉烧包这种题材都能拍得这样温馨家庭,北欧真的没治了。

不同于黄秋生饰演的嗜血残暴纯变态,麦子叔出演的“绿色屠夫”卖人肉,有着更深层的内心驱动力。

这种心理疾病,有过屡战屡败经历的人更能体会。

小时候,我们没有过人的天分,没有命运的恩宠;

现实,总是把我们和梦想分开;

长大发现,我们不过是芸芸众生里沧海一粟,人云亦云,随波逐流;

渴望被认可,渴望被羡慕,哪怕,方式是飞蛾扑火。

就像麦子叔自己所说——

“我从未被爱过”

所以,《绿色屠夫》这部影片,杀人吃肉根本是个噱头;

相反,影片中几乎没有血浆,麦子叔也少有狰狞的表情,导演用一种看似极端、实则平和的口吻对社会进行批判——

看似高福利的社会中,有太多太多爱缺失的空心皮囊;

这样行尸走肉的一生,又有什么价值可谈?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