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欧美电影>   正文

《发条橙》是一部最经典的“黄暴”电影

今天来讲讲《发条橙》,这应该我最喜欢的电影了。库布里克已经是当仁不让的电影大师,我如果做过电影的梦,那我在梦里一定是想要成为他。库布里克的作品产量不多,但部部都在影史上留下了印记,他这一辈子,活出了牛逼的意义感。这部《发条橙》应该是他最出名的作品,可能是因为他把“黄”和“暴”这两个人性中最底层的欲望进行了打包展示,再加上伯吉斯牛逼哄哄的原著小说,说它是最经典的“黄暴”电影,我想没人有意见吧

今天来讲讲《发条橙》,这应该我最喜欢的电影了。

库布里克已经是当仁不让的电影大师,我如果做过电影的梦,那我在梦里一定是想要成为他。库布里克的作品产量不多,但部部都在影史上留下了印记,他这一辈子,活出了牛逼的意义感。

这部《发条橙》应该是他最出名的作品,可能是因为他把“黄”和“暴”这两个人性中最底层的欲望进行了打包展示,再加上伯吉斯牛逼哄哄的原著小说,说它是最经典的“黄暴”电影,我想没人有意见吧。

在《全金属外壳》中,库布里克探讨了“恶”是怎么产生的,但《发条橙》不一样,他意识到恶本来就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他把亚历克斯设置成了一个天然的、理所当然的恶棍,来展示恶的横行与不可消除。

很奇妙,对亚历克斯我并没有什么恶感,反而觉得他挺真诚,里面的人只有他在说真话,虽然是三观很不正的真话。即使是在他做那些不可饶恕的罪行的时候,我也并不讨厌他,仿佛他做了一些我现实中根本无法去做的事情。

这部反乌托邦的幻想电影对暴力和性的探讨在那个年代是惊世骇俗的,这部影片被禁止在英国上映达35年之久。

但很多人不了解的是,这个封禁的举动,却不是来自英国的电检机构,它居然是来自导演库布里克本人。

是的,是库布里克禁止了这部电影在英国上映,不是别人。

这部电影在美国和英国一开始都拿到了最严厉的X分级,但比官方更加愤怒的却是媒体和大众,他们认为这种鼓吹强奸和滥用暴力的电影居然可以上映?库布里克的家人据说还遭到了死亡威胁。

说到底,是这部影片太超前于它诞生的时代了。于是,库布里克愤怒地撤回了影片在英国的发行,直到他1999年去世后,华纳公司才重新安排在英国上映此片。

很早的时候,我就在坊间看到此片的VCD、录像带版本流传。在许多人心中,这是一部「很刺激」的电影,它被列入各种版本的所谓「X大禁片」,甚至有人当成「黄片」来看,但它又明明没那么「黄」。

这是一部极其严肃的电影。

库布里克的每一部电影都极其严肃。

电影的小说原著作者解释说“发条橙”——它标志着把机械论道德观应用到甘甜多汁的活的有机体上去。

“上了发条的橙子”中“发条”与“橙子”关系的象征寓意或许我们可以从三个纬度去解读,但综合来看,都是对于“自由意志”和“社会限制”矛盾关系的辩证思考。

除了涉及到暴力问题,这部电影也与“洗脑”有关——在西方世界,“洗脑”好像是最为恐怖的话题,甚至比变态杀手还要让人谈虎色变,因为“洗脑”意味着对个性的完全抹杀,对个人自由的彻底干涉。

电影史上有很多经典作品都表现了这一话题的恐怖,最著名的例如《飞跃疯人院》。

而这部《发条橙》更是将这一问题放到一种极端的形势下进行拷问:

即使对象是无耻堕落的小流氓,是不是也应该维护他的自由选择权利?是不是就像电影中的神父所说,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他人“做出正确选择的能力”?

老伦敦人喜欢用“发条橙”(clockwork orange)来比喻怪异得无可复加的东西。而在《发条橙》中无论是故事中的主人公亚历克斯,还是故事的情节本身,都如“发条橙一样怪”。

在影片的开始,是一张脸的特写。它似乎在微笑着,可笑容邪恶而扭曲,它像是在欣赏着自己。

随后镜头慢慢拉远,近景,中景,全景。

我们看到超现实风格的室内装饰中弥漫着性与毒品的气息。

这近乎达利式梦境的场景,就像是弗洛伊德的本我天堂,同影片中另外一些典型场景设置一样,这里有着浓重的超现实风格,陈设怪异,色彩浓烈,充满着性暗示的意味……

故事发生于未来社会,几个充满暴力倾向的青年在亚历克斯的率领下,在刚喝过据说含有毒品成分的人奶后,他们开始到处去寻欢作乐。

他们先是痛打了一个街边的流浪汉,而后找到一群欲强奸一少女的流氓,为报私怨大打出手。

库布里克用慢镜头表现着双方的恶战,音乐声中桌椅飞舞,玻璃破碎,那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暴力美学”了(对比这段“暴力慢镜头”,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随后的那段“性爱快镜头”:亚历克斯将两个少女猎物领回家进行乱交,库布利克用快镜头表现着整个性爱过程)。

一场恶战后,亚历克斯和同伙驾车飞驰,在马路上肆意地逆行。

在郊外的一处寓所,亚历克斯以发生交通事故为由向这里的户主作家亚历山大夫妇借用电话,当门打开时,他们就戴着面具冲入屋内,殴打作家,并当着作家面轮奸他的妻子……

第二天,亚历克斯痛打对自己不忠的手下,从而确立了自己老大的地位。

晚上他们就又一起准备以相同的方法进入富婆“猫夫人”家中,不料“猫夫人”早有防范,不但没有开门,还在亚历克斯离开后给警察通了电话。

亚历克斯失手将“猫夫人”打死,而当他慌忙逃出“猫夫人”的公寓时,被意图报复的手下当场击昏,最后被赶来的警察逮捕。

亚历克斯以杀人罪被判入狱14年。

大概是由于那个时代像亚历克斯这样的恶性青年太多了,监狱资源异常紧张。

为缓解这一问题和减少社会上的罪恶,当时的政府对这些青年采取了一项实验性的治疗措施。

方法很简单:在对“实验品”注射某种药物后,用个人电影的方式将一些极端残忍和血腥的犯罪事件放大、加压,不停地给“实验品”看。

而在药物的作用下,“实验品”的原欲与身体指涉着不同的方向,先天的快感与药物的恶心感使他们的身体无所适从,这种难以忍受的分裂状态将有效且强力抑制住“实验品”的一切恶欲……

不知底细的亚历克斯自告奋勇,自愿充当这项政府新实验的“实验品”。

实验很成功,亚历克斯在实验结束后如政府所愿,变成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有性欲且绝对不会危害社会的“新人”……

亚历克斯带着重新塑造的价值判断回到社会,却没有好下场。

昔日被他伤害过的人疯狂的报复他,而他没有再用暴力保护自己的能力;

他的家人已经习惯没有他的正常生活,没有接纳他的打算,而他也无法表达自己愤怒,

最后甚至被他曾经伤害过的小说家软禁起来,他被迫从楼上的窗口纵身跳下以逃脱。

政府的反对党拿这次“罪恶改造疗法”大做文章,令政府狼狈不堪,最后不得不替亚历克斯解除了原来的设置,使他又可以随心所欲的犯罪。

在影片的最后,亚历克斯说了一句“我已经全好了”(I was cured all right),此中的深意让人思考。

原著小说作者安东尼?伯吉斯在解释他的观点时曾说:“彻底的善与彻底的恶一样没有人性,重要的是道德选择权。”

而从事着魔鬼般罪恶勾当的亚历克斯就在这彻底的善与彻底的恶中生存,他的外表是有机物,似乎具有爱的色彩和汁液,实际上仅仅是发条玩具。

而可怕的上帝或是魔鬼,以及日益完善的,发挥着比他们更大作用的国家机器从未停止它们操纵一切的手,它们在黑暗中不动声色地为发条玩具们拧紧发条,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些玩具们走上自我毁灭之路……

库布里克在这部有意隐去时代特征的关于未来社会思考的电影中提出了一个疑问:

“人在未来的社会体制中,在科技高度发展的过程中,能否依旧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自己的行为?抑或是作为一个“发条橙”任人支配而没有自己的主张?或者说人在社会体制中如何保持自己的自由意志?”

——库布里克的这个疑问似乎永无答案。

说到这里,那场亚力克斯出院前的毕业秀堪称十足的反讽。

台上台下,谁更邪恶?

亚历克斯在台上被故意殴打(作为一种表演性质的检验的受虐者),

台下端坐着医生护士、监狱长、内政部长、看守警官(他终于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谁更漠视一个人的尊严和痛苦?

亚历克斯可以说是个心理不正常的男孩,但是台下的人们,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一方,或者带着自己的私心私利冷眼旁观,或者怀揣报复性的心理享受着观看公开合法的暴力的快感--不能不说,人的本性中有着破坏性的冲动(恶)。

差别只是在这个舞台前面,是带着面具的权威一群人,心安理得地欺压着弱小的一个人。

表演结束,演员优雅地退场,观众起身热烈地鼓掌,只剩下亚历克斯痛苦地蜷缩在舞台上呻吟和干呕。

这于他也许仍仅仅是无数为了未来的自由所必须忍受的痛苦中的一种。

但是坐在银幕前的我们呢,你在观看暴力的时候感受到了快感了吗?不,你甚至不用为你有这种感觉而自责。

合法性、道德性在于你我采取了正确的行为,那就是放弃暴力,并不将那样可能的快感付诸实际行动。

行为疗法的成功与否并不是影片的要表达的精髓。而是迫使人们发问:

人作为一个完整个体,他拥有的自由意志何在?当一个人被科学剥夺了道德选择的能力以后,他到底会成为怎样的一个存在?当一个人可以被机械建立一种动物性的条件反射时,他与实验动物又有何区别?

很明显,当他在医院治疗时,他就是别人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身穿紧身衣,坐在轮椅上,还被残忍的用夹子撑开眼睑动弹不得。我们的主角亚历克斯想要选择但是却没有选择的自由。

在最后一个阶段中,亚历克斯回到家中,可等待他的又是什么呢?最为儿子地位的丧失、作为人还手能力的丧失,他,艾利克斯,已经不再像是一个人(以前虽然他也没有为自己选择什么,但是他至少有选择的能力)。

影片结尾处的这句话,可能让不少人很是不解,其实很简单。

跳楼后的艾利克斯再次进入医院中接受治疗,世界还是邪恶而残酷的(因为医生和护士就在其病房里。。。)

后来女医生问了他好几个问题,让其不要多加思考回答。

然后,我们的艾利克斯说了什么,白痴、魂淡,还有

这些是作为本来面目的艾利克斯,那个有血有肉的艾利克斯,他已经从那个所谓的矫正治疗中恢复过来了。

古希腊哲人说“认识你自己”,其实在这之前,更为重要的是“承认你自己”,无论你是自私、愚钝、狡猾、奸诈还是什么,那都是你自己,请接受他,我想,这也是《发条橙》所要告诉我们的。

库布里克用这样的电影来表达,这个世界上的恶是没有节制的,一个施暴者也有可能变成受害者,当这样的暴力反复发生,这个社会也就陷入了罪恶的漩涡。

而在我看来,影片的矛盾不仅仅在于一个人对于其自身善恶的选择权。更在与政府的政治集权与个人的自由之间。

从影片中可以看出,阿历克斯不过是政府官员手中的一个棋子,“暴力治疗”只不过是一种政治手段而已。

政府并不在乎阿历克斯以及那些犯人是否被治愈,他们在乎的只是这个举动是否能为自己多带来一张选票。

这才是《发条橙》中最大的“恶”,也是《发条橙》这个片名的意义所在:政府就像一个巨大的机器,将一个个有机又新鲜的橙子,变成了机械的、受控制的“发条橙”。

关键字: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