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娱乐资讯>明星新闻>   正文

李诞打了谁的脸

堪称奇葩说的「巴尔干火药桶」马薇薇并没有如常出现在新一季的节目中。马东需要新的话题在厮杀激烈的网综领域再一次确立自身的头部地位。能看出,整个节目组急不可耐的打造新女神——哈佛女博士许吉如。


堪称奇葩说的「巴尔干火药桶」马薇薇并没有如常出现在新一季的节目中。
马东需要新的话题在厮杀激烈的网综领域再一次确立自身的头部地位。
能看出,整个节目组急不可耐的打造新女神——哈佛女博士许吉如。
许吉如当上了队长,登上了热搜,这条路铺的极其顺畅。
但观众缘这个东西是很微妙的。
许吉如偶露峥嵘,可那种急躁、功利也都写在脸上,她总是一副急头白脸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望而生畏。
另一个高知女性詹青云就沉稳的多了,温柔至极,杀伤力不减。
重点是,如果没有开杠环节,你完全可以把《奇葩说》看成是另一个《我是演说家》或一场稀松平常的朗诵比赛,是一个在「诵读」领域角逐高下的游戏。
开杠之外拼文本、记忆力、表达能力,开杠则扔掉小抄,短兵相接,拼的是辩论技巧。
那么,在开杠这种靠临场反应、靠即时调取知识储备的赛场,詹青云吊打许吉如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细心的朋友可能也发现了,节目中很多开杠的环节会被无情剪掉,显然这也是编导为了节目的成色不得已而为之吧。


许吉如被分进了一个相对来说最弱的薛兆丰队,是糟糕的境遇,但理论上也是拿到了一个完美的逆袭剧本。再也没什么比单枪匹马连挑肖潇、邱晨、黄执中更热血的事了。


参照上一季陈铭拿到的剧本,许吉如未必会摘得皇冠,那她一定是新季奇葩说利用到最后的棋子。


捧一个许吉如还不够,在高晓松高挂免战牌后,导师席上也要有话题担当。


行至第二期,李诞就把这个重任接了过来。


上一季,李诞是个讨人厌的担当,抢话、打岔、说话没营养,当时简直是万人血书求求节目组开除他。


你别看李诞像个混不吝,但网友的话他真往心里去。


这一季,他就没有那些臭毛病了。有一个细节,他在某选手发言后,差点控制不住要说话,但自己意识到了,并坦言:我这时候说话会影响观众投票吧。


他是能改的,他还能辩。


上期《猫画论》,李诞在《奇葩说》献出了自己完整的辩论表演。


热搜安排上了,公众号安排上了,全民卧槽,李诞还有这一套,整个社会弥漫着「媚诞」的气息。


李诞讲的是还不错,但《奇葩说》也是真的缺话题。


李诞这一次表演被捧的如此之高,足见他之前在节目上挖的坑有多深,触底太反弹了。


我很难去拆解他的表演,因为比赛就是为了赢,为的是取悦在场的投票观众,输出深远的价值观,那是额外的事。


我们坐在电脑前拿显微镜看他的话,是一个绝对理想的环境,未免有点胜之不武了。而且,我们做的是拆解与破坏,意义永远比不上观点的重建。


所以,能指出的,应该指出的是他言论中有可能给人们带来负面影响的部分。


譬如「艺术的价值就是烧了」,「比蒙娜丽莎更美的是正在燃烧的蒙娜丽莎」。看似先锋的观点背后是一种臆断。蒙娜丽莎的艺术价值是历经五百年人类的审美认定,至今每年还有600万人不远万里去观摩。「正在燃烧的蒙娜丽莎」是否有艺术价值,它必须接受时间的检验,而不能以小众人群的特殊癖好就盖棺论之。


这种「虚无主义」,长期观察来看,应该是李诞的价值观底色。他最后的结案陈词把「精致利己主义」推向了高潮:


这个世界的维系,靠的是我这样「自私」的人。我们这样自私地活着,但是不伤害别人,这个世界才能运转。而正是那些为了所谓宏伟的事业,为了一些远大目标,不计后果地牺牲别人,牺牲别的小猫的人,频频地让我们这个世界陷入大火。


如果把「救名画还是救猫」换成「救名画还是救老鼠」,可能辩题就不存在了。因为老鼠的生命在我们的价值序列中实在排不上号,学医的可能更有感触。


我猜想这题本来要辩的是「救国还是救人」,碍于当下的审查尺度,只好在价值序列中选了个相近的。


我当然愿意尊重一个人把「活着」当成自己人生最大的意义,但苟活、苟活着也就罢了,筷子一扔,还抱怨那些选择「仰望星空」的人,就有些下作了。


你如何看待绥靖与怀柔的人,你如何看待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人。


有些人总是在承担使命,有些人总是希望岁月静好,有些人总是在负重前行,有些人冷眼旁观:「看,这个傻逼。」


有些牺牲是假正义之名,有些牺牲是徒劳无功。当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带出凝结先人智慧并万世流芳的名画时,有人说:「尼玛的,猫呢?」


哎,去他妹的岁月静好吧。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