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新闻>社会新闻>   正文

天降大狗砸中路人 事故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

俗话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上月15日,广州一名女子陪着老乡去诊所,结果路走得好好的,竟被一只天降大狗砸中。结果导致颈椎断裂,面临高位截瘫。而“天降大狗”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至今成谜,令家属甚至无法找到罪魁祸首担责。

天降大狗砸中路人 事故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

4月15日下午2点左右,在广州市白云区鸦岗村一栋厂房外,张小琴陪老乡去诊所,刚走近门口,一只黄白色的狗从天而降,砸到张小琴脖子及肩膀,她侧翻倒地。惊叫一声,狗跑掉了,但是张小琴却没再起来。诊所医生为她进行简单急救,随后120救护车将她送到广州东方医院,因为伤情太重,马上又转入了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住进ICU病房。目前她的状况很糟糕:颈椎断裂,颈髓严重损伤,手脚没有知觉,面临高位截瘫。

意外发生后的4月27日,在鸦岗村,仍有村民翻出手机新闻,讨论这一蹊跷事件。“以前从没听过天上掉狗。”陈女士的小卖部紧挨着诊所,当天她在店门口做手工,目睹了整个过程。陈女士回忆,当天是另一名湖北女子的孙女发烧了,女子带小孩来诊所看病,张小琴陪这个湖北老乡一起过来。中午一点多时,她们过来了两次,诊所都没开门。直到两点钟左右第三次过来,诊所开门了,她们就往里走。

突然,“砰”地一下,陈女士听到响声,她以为是旁边正在修建的楼房掉下一包水泥。可转过头一看,一只狗正仓皇逃走,张小琴瘫倒在地。监控录像显示,当时另外那名抱着小孩的女子走在前面,方向偏左,张小琴在后面,方向偏右。画面中突然掉下一只黄白色的狗,砸到张小琴的脖子和肩膀,张小琴背着一个挎包,随即侧翻倒地。而那条狗由于缓冲作用,落地后似乎并无大碍,叫了一声跑掉了。陈女士说,那只狗估计有三四十斤重。

天降大狗砸中路人 事故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

周围的人马上围过去,诊所的蔡医生采取了掐人中、抹药剂等急救措施,陈女士则帮忙扶起张小琴。“我一扶,就感觉她身子是软的。”她告诉红星新闻,当时看到张小琴的嘴唇变得乌黑,口吐白沫,脸上和身体惨白没有血色,情况很吓人。十几分钟之后,张小琴慢慢苏醒,但是说不出话来,“她就睁开眼睛看着我,直流眼泪。”陈女士随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随后,救护车将张小琴送到广州东方医院。

在接受广东电视台采访时,一名医生表示,张小琴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情况很差。“我看了她的片子,是粉碎性的,中间的脊髓也有损伤。”该医生说。由于伤情太重,张小琴当晚又被送到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住进了ICU病房。南方医科大学的诊断证明书上共有五条诊断意见:1、颈椎多发骨折;2、颈髓损伤伴截瘫;3、呼吸衰竭;4、肺部感染;5、左枕部头皮血肿。

据悉,张小琴的家在湖北天门,之前她一直在老家上班。丈夫是建筑工,辗转各地干活。今年春节之后,夫妻俩第一次来到广州,张桂斌介绍,母亲过来主要是做家务,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张桂斌是当天下午接到父亲电话的,但是父亲没有明说,只告诉他母亲出了一点事。于是他买了火车票,4月16日上午到广州,见面之后才知道事态严重。他今年24岁,是家中独子,在武汉做广告设计,刚刚工作一年多。

刚来广州那几天,张桂斌在医院和事发地之间来回跑,想弄清楚状况,但是收效甚微。他去白云区石门派出所查看监控,民警告诉他,由于角度问题,监控只拍到了狗砸中他母亲的画面,没有拍到狗是怎么上楼、怎么掉下来的,不知道掉下来之后跑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狗。此外,白云区公安分局一位民警告诉记者,这件事发生在4月15日,4月17日接到报警。目前暂时没有发现这个事情存在人为因素,所以暂时还不是一个案件,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天降大狗砸中路人 事故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

记者在现场走访发现,事发地点是一栋两层的方形厂房,一层最右侧门面是诊所。厂房四周共有四个楼道可以通往二楼楼顶,其中有三个的门长期锁着,唯一打开的那个门正是靠近诊所这一侧,在二楼有一家电子设备厂。此外记者发现,在东、北两侧,厂房还紧挨着旁边的居民楼,距离仅有十几厘米。不过,居民楼的窗户均安有防护栏,缝隙较窄。来到厂房楼顶,可以看到狗掉落的那一侧种有蔬菜,楼顶边缘有高约七、八十厘米、宽约十二、三厘米的围墙。

有村民认为,有可能是因为狗被人追赶,或者自己跑到楼顶,又跳上围墙,然后掉落。但也有村民认为,狗比较怕高,一般情况下不会从高处跳下。厂房的两层楼加上围墙,高度在十米左右。村民们分析有三种可能:一是狗自己跑到楼顶,跳上围墙玩耍,没站稳而掉下;二是被人或其他东西追赶恐吓,狗急跳墙;三是被人扔下楼。但是这些都只是猜测,张桂斌奔走了好几天,事情却毫无进展。

一个堂姐帮他找了律师,他和律师通过几次电话,商讨追责事宜,并约定几天后见面。他告诉记者,自己考虑过起诉整栋厂房的房东或租户,但是又很茫然,具体情况还需要和律师见面之后再商量确定。5月2日,张桂斌与律师当面沟通,最后决定起诉事发那栋厂房的全部房东和租户。“已经全部委托给律师,资料都提供给他了,其他我们什么都没管。”

张桂斌表示,他一直忙着照顾母亲,目前还不清楚法院是否已经受理。5月8日,张桂斌告诉红星新闻,母亲张小琴几天前已经由ICU病房转入普通病房,病情稍微平稳了些,但仍然十分严重。张小琴在ICU病房里住了近20天,目前医药费总共已经花了20万。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