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新闻>社会新闻>   正文

男子外出创业传回死讯 19年后离奇复活遭围观

19年前,男子到东莞打工却被老乡传回死讯。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本以为死去的男子却在19年后“复活”,带着满身的病痛找到家人。这样离奇的故事自然也引起周围邻居的好奇,人人都跑去围观这位“复活”的男子,了解这19年的过往。

男子外出创业传回死讯 19年后离奇复活遭围观

2017年清明节前,刘祥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他死去的两个哥哥刘祥胜和刘祥平,说在“那边”没钱了,让他寄点钱过去。“醒来后我一想也是,尤其是我二哥,‘死’了十多年了,一直没人给他烧过纸。”于是,清明节当天,刘祥家给他们烧了许多冥币。不过,虽然二哥刘祥平“死”了19年,但刘祥家并未见过他的尸体。“因为事情发生在东莞,我就没有过去了,家里太穷了。”刘祥家说,哥哥的死讯是老乡辗转传递回来的,说刘祥平被一群人见财起意杀死,尸首也下落不明。

在此之前的1999年,在广东打工的刘祥平已经失去音讯数月。家人在浏阳和周边四处寻找,但一无所获。刘祥家说,自己家境困难,在寻找数月后只能放弃。直到2000年接到二哥死讯后,他才彻底死心。然而,刘祥平并没有死。他的说法是,自己当时只是被打成重伤,养伤9个月后才勉强下地。“钱都被人拿走了,自己一分钱也没了。”刘祥平说,勉强可以生活自理后,他在东莞留了下来,打零工养活自己,断了同老家的一切联系。

男子外出创业传回死讯 19年后离奇复活遭围观

对于为何十多年不同家里联系,刘祥平解释说,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有伤在身,回家也是连累家人,所以想等养好伤后再回去。再者刘祥平担心仇家报复他和家人,不敢和家里联系。刘祥平失踪的19年里,他的父母相继去世,而他都不知情。刘祥平身体好的时候就做水电工,差的时候就休息治病。“被打得太严重,伤一直没好,经常要花钱看病。”刘祥平说,虽然靠着自己的水电技术,这些年也攒下了10多万,但几乎全部都用来看病了。

刘祥平说,他这些年为了省钱看病,一直住在城中村,每月房租只要120块钱,“每天吃的都是10块左右的盒饭,看病没钱的时候就只能吃馒头”。2017年春节,刘祥平的年夜饭是一盒12块钱的快餐。而在他的老家,岩前新村2017年重新分地的时候,刘祥平被作为死亡人口销户。2017年,在东莞做工的刘祥平突然脑中风,右半身失去知觉,他自觉问题严重。治病9个月后,刘祥平决定回家,“再不回去可能就要死在外面了”。

男子外出创业传回死讯 19年后离奇复活遭围观

在工友的资助下,半身无法动弹的刘祥平揣着1400块钱,搭上了回浏阳的大巴,“卖票的没有收我的钱,到浏阳后还叫了个面包车把我送到市区”。打车到岩前新村时,刘祥平一度迷了路。因为19年来,村里已经大变样,甚至村庄的名字也因为前几年并村,由原先的“岩前村”改为了“岩前新村”。不认识路的刘祥平和司机,一路上将车开到了十多公里外的江西地界,发现错了后才返回。

进到村里,刘祥平根据模糊的记忆找到新屋村民小组,他下车拉住一个年轻人,用方言问道:“这里是不是新屋里?春根在不?我是伟子。”春根是他一个堂弟的小名,伟子是他的小名。也是巧了,被问话的正是他堂弟刘祥初,刘祥平已认不出对方了。再三确认是堂哥刘祥平后,激动的刘祥初赶忙喊来了刘祥平的亲弟弟刘祥家。此时的刘祥家,正在邻居家里看人打牌,完全没有想到二哥会以这种方式回家。

男子外出创业传回死讯 19年后离奇复活遭围观

见到又“活”了的二哥,刘祥家百感交集。“说真的,那时候我的感觉反而是哭笑不得。”刘祥家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死了”19年的二哥,居然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当晚,刘祥家和二哥刘祥平聊了一个通宵,将他这些年的经历详详细细了解了一遍。而让他倍感心酸的是,刘祥平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回家后家里人不接纳他。但弟弟刘祥家让他彻底放下了心。“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让我哥饿肚子。”刘祥家说,他和二哥从小就很合得来,了解他的心境,并不会怪他,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帮二哥看病,其他的以后再说。

而关于刘祥平的户口问题,岩前新村村支书张运庭说,村里接下来会给刘祥平开具证明,向辖区派出所申请,然后再层层上报,最终帮他恢复身份。“村里的一些惠民政策和补助,我们也都会努力帮他申请。不管怎么样,人回来了就好。”这几天,刘祥平家成了村民的聚集地,上百人赶来看望“死而复生”的他。看到这么多的乡里乡亲,愁眉不展近20年的刘祥平,精神头也好了很多。“以后我哪也不去了,就在家里了。”刘祥平说。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