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杂谈>争论话题>   正文

聚焦上海迪士尼天价插队费争议:花高价插队究竟有没有问题

在生活中,我们都明白不能随便插队,毕竟这是不道德的行为,最近上海迪士尼就因为所谓的“天价插队费”引发了新一轮的舆论风波,那么具体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多数网友认为这是正常现象,一起来了解下吧。

聚焦上海迪士尼天价插队费争议:花高价插队究竟有没有问题

最近,有记者前往上海迪士尼进行探访,意外发现花2.4万可以不用排队直接插队,于是写了一篇稿子介绍了下这个“独特发现”。没想到却收到了嘲讽。

所有人都在骂记者傻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当天有一位女士向媒体反映,称上海迪士尼存在一种VIP团,而VIP团其实就是“插队团”,上海迪士尼为此收取了天价“插队费”,她认为这样的做法侵害其他游客的合法权益。然后记者掏了3000块,凑了8个人(每人都交3000),体验了下这个所谓的“插队团”,发现,哇塞,真的可以插队,有的项目,提示等候时间为2小时40分钟,但这个“插队团”不用排队可以直接进,而且想玩几次就玩几次。

在上海迪士尼官网上,确实有类似服务,下图中,6人成团,一共18000元,也是每人3000。

但没想到的是,在这篇稿子出来后,舆论展示出的态度是嘲笑记者没见过世面、批评记者没事找事,赞同迪士尼价高者可插队的做法。

客观地说,这篇稿子整体读下来,的确给人感觉像是一篇“民粹”,说白了,弥漫的气息是讨好普通消费者,但达到的效果却出乎意料。这可能说明了两种情况:1,读者没那么好忽悠了,有不少懂行的,带领了评论区的节奏;2,对插队的厌恶,主要是当事人而不是普通读者,大部分人没必要同仇敌忾。

聚焦上海迪士尼天价插队费争议:花高价插队究竟有没有问题

确实很难因为这件事批评迪士尼

在报道中,来自深圳的郭先生说,“就是因为游客太多排队过长,才催生了这种‘插队团’,像香港迪士尼就没有这种情况。上海迪士尼应该思考如何解决这一困境,而不是利用游客之苦来赚钱。”

可以肯定郭先生说的是错的,报道虽然可以引用当事人的说法,但不代表不加以求证。香港迪士尼,甚至全球迪士尼都有类似的服务。先看香港,在香港迪士尼官网上,也有各种不同层级的收费区分。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图“赏乐之旅”的细则中,第一条“直接入场享用游乐设施”并不一定指可以插队而可能仅是大门入口免排队,但可以确定的是,多交钱的游客,可以获得数量不等的“快速通行卡”,而这个卡就是起到插队的作用。

聚焦上海迪士尼天价插队费争议:花高价插队究竟有没有问题

另外,东京的迪士尼,只要入住酒店,就可以购买vip服务(可以免排队),在美国的迪士尼和环球影城,都可以购买express卡,用这个卡可以在各个项目入口处直接进入。

其实就在广州的长隆欢乐世界,同样有这样的免排队服务。

尤为关键的是,这次上海迪士尼有两点做得特别贴心,第一,女导览员对vip客户建议“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在每个项目安排插队时,如果遇到其他游客提意见,大家就等等,避免出现不愉快的情况。”估计是以前出现过吵架事件,所以友情提醒多花了钱的贵客以和为贵,大不了等等。

第二,插队的时候,vip客户从出口进入,而排队人群在入口,避免了大家四目相对时的尴尬和不愤。

聚焦上海迪士尼天价插队费争议:花高价插队究竟有没有问题

什么样的花钱插队行为能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同

既然花钱“插队”的现象比比皆是,那么为何大家可以接受呢,其实是基于这样一个认知:向所有人提供平等的公共服务,向消费者提供基本服务,向高能力消费者提供优质服务。

2016年,一个女孩怒斥号贩子视频,引发全社会对医疗黄牛的声讨。而经济学家的态度普遍和民众相反,更有人直言“全社会都要感谢号贩子”。这里的黄牛,主要指的是,“我有关系,我可以走后门,我能弄到你弄不到的号”,本质上也是插队,可为什么民众完全不接受呢?

主要是两方面原因,第一,这是公立医院,向所有人提供平等的公共服务。通过走关系搞来的专家号,侵占了其他人的医疗资源,医院里的号贩子,尤其是那些并没有老老实实排队的号贩子,他们哪里是什么“市场经济的践行者”,分明是规则的破坏者。第二,得看这事的紧急程度。不管是头等舱旅客优先登机,还是迪士尼vip免排队,还是银行金卡用户拥有快速办理业务通道,这些市场化的向高能力消费者提供的服务,都不具有就医这种急迫性,旨在提高消费质量,没有这些服务,也不对基本的消费需求产生冲击。

聚焦上海迪士尼天价插队费争议:花高价插队究竟有没有问题

花钱插队,本质上就是一种占有稀缺资源的做法,它可能会产生两种结果,有些不会明显对普通消费者产生冲击,而有些必须以普通消费者利益损失为代价。当遇到第二种情况时,我们应该怎么评价它呢?

跳出迪士尼这样的企业行为,进入到公共生活,可以发现,类似于花钱插队的现象不是没有。最典型的是上海车牌拍卖制度,虽然现在上海车牌的拍卖制度非常复杂,但是和北京相比,还是引入了价格因素,而北京,是100%拼运气。

引入价格因素必然有争议,比如在很早之前,原商务部部长助理黄海表示,上海私车牌照拍卖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希望上海方面对此“再进行一次认真的研究”,而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回应是“用市场化手段配置短缺资源”,“体现了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

公路资源是一种公共资源,是全民共享的,可为什么在分配公共资源方面,诸如拍卖之类的市场方法以及抽签之类的非市场方法都被广泛使用呢?

聚焦上海迪士尼天价插队费争议:花高价插队究竟有没有问题

原因不复杂,以汽车牌照为例,如果任由汽车牌照完全按照所有人购买意愿自行发展,北京、上海的高峰期可能每天都处于瘫痪状态。抽签的好处是尽可能的保证了公共资源分配的公平性,但是在分配效率方面,并不能达到最有效的分配。拍卖机制的好处是,可以将稀缺的公共资源分配给那些最需要它的人,也就是支付意愿最高的那些消费者。

但这事也并不完全如此。汽车多,会导致更多的污染以及更拥堵的交通,而一般而言,那些支付意愿更强的消费者,也会更多的驾驶汽车、买更高排量的汽车。因而,如果使用拍卖进行分配,那么得到车牌的是那些支付意愿更强的人,因而可能会有更多的汽车使用,导致更严重的污染和交通拥堵情况。

总之,从本质上看,花钱插队也好,拍卖也好,都是对稀缺资源的再分配,既然是再分配,就是永恒的两个主题——效率和公平。

这两个方面只要有一个没做好,就会引起争议。再回到迪士尼这件事上,如果硬要挑刺,可能就是在“公平性”上还可以再完善,比如是否对其他游客进行了充分的告知等,当然,这都是迪士尼的“私事”,因为它本身没有公共性,消费者如果觉得受到损害,可以去打官司。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0178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