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新闻>社会新闻>   正文

航天员将在轨完成“太空养蚕”等实验

千年之前,我们蚕宝宝的祖先曾跟随着中华儿女一路西行,走出了一条连接亚欧大陆的丝绸之路,如今,我和小伙伴们又要跟着航天员飞向太空,准备开辟一条连接星空和孩子们好奇心的太空丝路。

· 太空养蚕实验 ·

嗨,大家好。我是神舟十一号的航天员“秋丰白玉”。

什么?你从未听过我的名字?今天举行的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任务航天员与记者见面会,你只见到了景海鹏和陈冬两位航天员,却没看到我?

因为,那时候的我,正躺在一个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29厂特制的太空屋里睡觉呢。哦,忘了告诉你,我不是人类,我是一条蚕。

听航天师父们说,这次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行任务中,两位航天员要在天宫二号这个太空之家中生活30天,还要完成很多科研试验任务,其中有项“太空养蚕”任务,是离开我完成不了的。

很多小朋友都养过蚕,观察过我们蚕宝宝的吐丝结茧的过程。结茧的时候,我们可是跟航天人一样,要求精益求精,来不得半点差池。

我们会顺着一个八字形由外至内吐丝成茧,吐丝的角度、长度都经过极为精密的计算,这是我们千百万年来形成的本能,已经牢牢地刻录到基因里了。

不过,太空几乎没有重力,因此也没有所谓上下左右的方向,那我们还能精确地按照八字形吐丝结茧吗?其实我跟你们一样,也很好奇结果。

这个科学设想,是由一群香港的中学生提出来的,他们还为此设计一套试验方案。

当然,要实现这个试验的前提是,从发射神舟十一号,到在天宫二号生活的这段时间里,必须保证我的生命安全。  一开始我也挺担心的,不过当我住到五院529厂的航天师父们专门为我研制的“太空屋”时,这些担心都已烟消云散。

这间“太空屋”的形状就像是一颗大胶囊,差不多有人的手掌那么大,这对我来说,已经非常宽敞。

“胶囊”两端的半球体,是用“航天用铝合金”打造的,中间的部分采用的是一种特殊的透明有机玻璃。这两种材料都很轻,又容易加工成形,方便制造,而且透明的设计,方便我跟航天员随时交流。

当然,这种设计制造对五院529厂的航天师父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要知道,从东方红一号到神舟一号,从天宫系列飞行器到嫦娥系列探测器,很多零件都是由他们制造的。他们的加工精度可以达到微米级,为我制造个“太空屋”自然轻而易举了。

不过,怎么让“太空屋”更适合我的生物习性、生活规律,却让他们犯了难,于是,他们向高校的生物学家取经,想了很多小巧思、小设计,来保证我这趟太空之旅的“吃”、“穿”、“住”、“行”。

首先来说“吃”。

我们蚕宝宝家族可是有名的“小吃货”,每天除了睡觉,剩下的时间可以说全在吃,尤其在结茧之前,更是食量大增。

为了让我们吃好,航天师父们在“太空屋”两侧的铝合金端盖——就是我的食堂——填满了味道可以媲美桑叶的饲料,而且,他们还贴心地将我的“食堂”设计成像瓶盖一样的螺丝结构,一旦我在太空中没能吐丝、结茧,航天员就可以方便地拧下“旧瓶盖”,换上装满饲料的“新瓶盖”,让我可以一直“吃吃吃”。

再来说“穿”。

大家都知道,在火箭发射阶段,巨大的加速度会给航天员身上施加巨大的压力,因此航天员需要穿上特制的宇航服保护自己。相应地,我们这些圆鼓鼓、软绵绵的蚕宝宝当然也需要被保护。

航天师父们为我选定了一种保护方式。即在火箭发射时,他们会把我包裹在一种特殊的填充物里,再装入“太空屋”,这样就相当于给我穿上了宇航服。如此以来,根据设计,再大的冲击和震动,也会被这些填充物吸收。而且,填充物中间还给我预留了一条通道,饿的时候我还能爬到两侧的“食堂”,继续我的“吃吃吃”。

等到了天宫二号,航天员就可以取出填充物,帮我脱下“衣服”,这样,我就有充分的空间,可以摇头摆尾,吐丝结茧。

最后再说“住”和“行”。

天宫二号的舱体已经比较宽敞,可是到处都是价值不菲的高精密设备,我可不能在舱体内随便乱“飞”。因此,“太空屋”既是我的住宅,又是我的运动场。

为了避免我在微重力环境下漂浮起来,以致没法爬到“食堂”就餐,五院529厂的航天师父们就对屋子内壁进行了粗磨砂处理,还特意粘上了一种特殊的无纺织布,这样我想怎么爬,就可以怎么爬。

同时,无纺织布还能够吸收液体,有一定的清洁功能,让我的屋子始终保持干爽。航天师父们还在“太空屋”的上方预留了足够的透气孔,保证空气流通;在屋子下方预留了清洁孔,如此航天员可以方便地帮我清理蚕沙。

千年之前,我们蚕宝宝的祖先曾跟随着中华儿女一路西行,走出了一条连接亚欧大陆的丝绸之路,如今,我和小伙伴们又要跟着航天员飞向太空,准备开辟一条连接星空和孩子们好奇心的太空丝路。

路漫漫其修远,我一定会努力的,请等着我的好消息!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