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职场>   正文

一个'小三"转正之路

2014年9月20日,在安徽省安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病房内,记者见到了铊中毒受害者—潘晶晶,她躺在第40号病床。潘母举着满是牙印的手臂,对记者说:“我女儿半夜常犯癫痫,一犯病,我就把她嘴巴掰开,把胳膊伸进去给她咬。”

26岁的潘晶晶,成了一个植物人。而这起悲剧的罪魁祸首,是她前夫赵港的现任妻子—谭玲。谭玲因为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身陷囹圄的她却宣称:“一切都是赵港逼的!”这3个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酿成了这场无法挽回的悲剧?

一个“小三儿”的转正路

1986年出生的谭玲,是安庆第三幼儿园的一名老师。据她的闺蜜曹珍讲述,在徐州师范大学读书时,外表活泼的谭玲,其实内心很孤独,喜欢沉浸在小说的世界里。

在谭玲父母保存的本子上,有一首谭玲亲手写的诗:

海子在铁轨上绽放春天/卡夫卡在地堡续写寓言/我站在孤独的舞台上/拥抱镁光灯/和我身体里流动的热血/我不知道不知道未来/那是哪一天/我期盼那曾点燃我生命的梦想和爱恋/一直在身边。

正是这份文学情结,让谭玲无法抵挡赵港的诱惑。在现实世界中是个体户的赵港,却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玄幻小说作家,笔名蓝眸官。

2009年10月,朋友向谭玲推荐蓝眸官的小说,谭玲读了之后非常喜欢,成了他的忠实粉丝。

2010年底,在蓝眸官贴吧里,谭玲与赵港频繁互动,加了彼此的QQ。痴迷玄幻小说的两个人,越聊越投机。没过多久,赵港向谭玲提出见面的请求。谭玲拒绝后,赵港说:“你是这样自爱自重,真让我感动。但我还是坚持要见你,因为我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人。”谭玲怦然心动,答应见面。

见面后,赵港直言不讳地对谭玲说:“我已经结婚了。但是,我的妻子是个纺织女工,我俩根本没有共同语言,一整天也说不上几句话。”听见赵港的一番诉苦,谭玲对他满心同情。

认识谭玲后,赵港就动了和妻子潘晶晶离婚的念头。在他眼里,谭玲比潘晶晶更有文化,和他有很多共同语言,一起生活也非常合拍。而他离婚的“办法”就是故意冷落妻子,夜不归宿。

2011年3月,赵港正式向潘晶晶提出离婚。可是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潘晶晶,坚决不肯离。

一个原配的最后底线

潘晶晶不同意离婚,是因为她曾经为了这段婚姻跟父母决裂,离婚等于向所有人宣告她的失败,保住面子成为她退无可退的最后底线。

潘晶晶与赵港仿佛来自两个世界。赵港是济南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擅长写作,每天生活在如梦似幻的小说世界里;而潘晶晶的世界,却无疑更现实。她没读过大学,高职毕业后到深圳打工。2008年4月,为了方便照顾父母,潘晶晶回到老家安庆。上班没多久,她在朋友家里认识了赵港。

潘母说,当初,家里所有人都反对她与赵港在一起。潘父曾毫不留情地对女儿说:“你和他不是一样的人,他对你只是一时热乎,你们不会长久的!”然而,潘晶晶根本听不进去。

2008年8月,潘晶晶带着赵港见父母。赵港提亲后,潘父当面要求赵港马上离开女儿。当晚,潘晶晶和父母吵得不可开交。当晚11点多,潘晶晶离家出走,并且拒接父母的电话。

第二天早晨6点多,潘晶晶给父母发来一条短信:“如果你们不同意结婚,我不会再做你们的女儿!”潘家父母既生气又伤心,无奈地答应了他们的婚事。当年10月,赵港和潘晶晶举行了婚礼。

然而,赵港的激情在平淡的婚姻中很快就消退了,几乎不待在家中。她每次追问,赵港就会发火,说她这样管自己,会束缚他,扼杀他的创造力,潘晶晶不敢多问。婚后第二年,她生下了女儿赵小柔。

然而,潘晶晶的宽容,得到的却是丈夫的背叛。为了结婚,她和父母闹得那么僵;如果这么快就离婚,她怎么去见父母?她更不想让别人可怜她。她不是不后悔,但是却觉得自己无路可走;她可以失去这个男人,但却不愿失去自己仅剩的自尊。面子,成了她的最后支撑。

2011年5月,潘晶晶从一个亲戚口中得知了谭玲的存在。她的第一反应是,请求对方不要告诉别人,包括她的父母和公婆,让她自己处理这件事。

5月底,潘晶晶来到谭玲工作的幼儿园。她没有像其他妻子那样大哭大闹,而是安静地来到办公室,把谭玲叫到了空旷的操场上。她拿出结婚证、孩子的出生证和照片,向谭玲表明自己的身份,希望谭玲不要再破坏别人家庭,自觉离开赵港。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0178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