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时事>   正文

河北因应对雾霾天气不力被环保部点名批评

近日,一场来势汹汹的雾霾让华北大部分地区再度遭遇“心肺之患”,环境保护部迅速派出6个督查组,奔赴北京、天津、石家庄、廊坊、保定、邢台、衡水、邯郸8个城市,对各地重污染天气应急工作进行专项督查。

资料图:北京CBD被笼罩在雾霾下,央视大楼影影绰绰。京华时报 陶冉 摄

资料图:北京CBD被笼罩在雾霾下,央视大楼影影绰绰。

督查组发现,京津冀相关城市迅速反应,积极应对,均按要求开展了重污染天气应急工作。但是一些地区应急工作还存在形式大于内容,应急机制不协调、不顺畅,部分涉及民生的应急措施难以完全落到实处,一些地区或企业应急响应仍然迟缓滞后及部分地区应急预案科学性和可操作性还不强等诸多问题。

现状:重污染天气有关应急措施得到了初步落实

10月8日傍晚,北京市启动了重污染天气黄色(三级)预警应急响应,10月9日13时预警级别由黄色升级为橙色;

10月8日,天津市启动了重污染天气蓝色(四级)预警应急响应;

10月8日,河北省石家庄、保定、邯郸、廊坊、邢台、衡水六个城市也及时启动了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

“10月9日下午,企业接到了工信部门的预通知,当天晚上22时左右开始落实相关限产措施。包括停运一条200万吨的球团生产线、停运3台转炉等措施。到10月10日中午10时左右,达到了应急工作的限产要求。”邯郸钢铁集团生产部门的负责人表示。

在邯郸市纵横钢铁集团,督查组看到,2#烧结机正处于停运状态,“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对生产设备进行检修。”厂区负责人表示,“企业也是10月9日晚接到通知,随即开始落实关停一台烧结机、两座竖炉、一座高炉等限产措施。烧结机10月9日晚上就停了,高炉到10月10日11时左右进入闷炉状态,基本达到限产要求。”

在邯郸市区的“融通添福商务大厦”建设项目现场,督查组发现,工地基本处于停产状态,相关防尘措施都已到位。在另一个名为“鑫都汇”的建筑工地,虽然这一建设项目正处于主体建设阶段,扬尘较少,但一旁堆放的建筑物料也已经做好了降尘措施。

督查组了解到,从北京、天津到河北省石家庄、保定、邯郸、廊坊、邢台、衡水等市,在此次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过程中,各地按照应急预案要求,及时采取相关应急措施,主要包括企业限产、工地停工、道路洒水、车辆限行、秸杆禁烧、增加公交运力、学生停止户外活动、卫生医疗应急准备等措施。

数据显示,各地环保部门全员出动,强化执法,共计派出60多个督导组,分赴区县和重点企业进行现场督导检查,对重点企业实施驻厂监督。其中,石家庄市环保系统出动执法人员2500多人次,对800多家(次)企业和燃煤锅炉污染治理设施进行了督导检查;保定市环保系统抽调大批执法人员,分组对市区周边112家停产限产企业进行了全面排查;邢台市环保局派出11组执法人员,严查企业各种偷排行为和秸秆焚烧。

问题一:一些地区应急工作形式大于内容

尽管各地都启动了应急预案,但是一些地区应急工作仍然是形式大于内容,难以满足应急要求。

督查组抽查了石家庄市裕华、长安、新华三个市辖区,就有两个区应急期间道路喷雾洒水工作量仍然维持在日常水平。

在邯郸市,应急响应区域仅局限于主城区(四区一县),对于邯郸市区周边,尤其是工业企业相对集中、排放量占比最多的武安市、峰峰矿区、永年县等地均未采取应急措施。

在廊坊新世界家园一期工程的工地内,施工方虽然将预案措施上墙,但是现场主管对相关措施并不了解。而廊坊市世锦名城建设项目虽然启动了应急预案,但车辆清洗设备老旧,使用效果不明显,无法起到清洗渣土的效果。

问题二:应急机制还不顺畅

尽管各地都建立了应急指挥体系和部门协调机制,但在实际应急响应中,仍然存在不顺畅的情况。一些县(市、区)只是环保部门在单打独斗,如邢台市个别县(市、区)政府在应急工作开展和部门联动上无实质性举措。

廊坊市有些部门未按应急预案要求,及时将应急部署落实情况反馈给市环保局,反馈的内容仅为日常工作内容,与重污染天气应急关联不大。

石家庄市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中心虽然设在市政府,但全市大气污染治理协调办公室却从原挂靠市政府降格到挂靠市环保局,这在一定程度上,对这次应急指挥调度工作带来了不便。

问题三:部分涉及民生的应急措施难以完全落实

督查组在检查中了解到,机动车限行等一些具体应急措施,由于与民生密切相关,在操作中难度较大。

石家庄三环路是全市交通干道,也是重型车辆主要途经之处,市交警部门也在应急期间设卡禁行。但从工作人员现场禁行劝返记录上可看出,三环路应急响应期间经过的黄标车、大货车等车辆,劝返比率不足30%,多数均以蔬菜供应等民生保障名义放行,禁行效果一般。

衡水市大气办未将应急通知发给机关事务管理局,公务车停驶80%的措施未落实,交警支队预案中也没有单双号限行措施。

廊坊市按预案要求应限行两个尾号的车辆,但记者在现场采访期间,街上所限两个尾号车辆随处可见。

在保定,市交警支队接到预警信息后,虽然立即安排部署机动车限行措施,但是10月10日限行效果并不明显。督查组检查时发现,虽然在市区内各大路口都安放了限行标志,但是道路上违反尾号限行的车辆并不在少数。

对此,保定市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原因有两个方面,首先对于违反限行尾号措施的车辆,交警没有处罚权。因为市级人大没有立法权,所以按照目前要求,对于违反尾号限行的车辆,限行过程中,对违反通行规定的以教育劝返为主,对拒不执行、屡教不改的,民警严格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对驾驶员处以100元罚款,并记3分的处罚。另一原因是由于限行措施比较突然,虽然宣传力度很大,但只是在电视台网络和市内大屏幕等提醒市民,很多车主并没有在前一天晚上得到限行消息。

河北省尚未设立全省统一的重污染天气情况下的机动车限号规范。邯郸市交警支队副队长赵政表示,目前各地限号措施都不尽相同,这一方面给交管部门的应急执法带来困难,另一方面不利于缓解整个区域的污染局势。“应该尽快出台措施,确保全省在重污染天气情况下的机动车限号工作能够步调一致。”赵政说。

此外,在目前重污染天气应急情况下,一些部门的行政执法手段偏软。以公安交管部门为例,“目前我们的交警在应急情况下,对违规上路机动车的管控主要以劝返为主,遇到一些恶意违规行为时,没有很好的处置办法。”赵政介绍。

问题四:一些地区或企业应急响应仍然迟缓滞后

督查组调查的河北新希望天香乳业有限公司拥有6吨燃煤锅炉两台,年燃煤量为1200吨,粉尘、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别为1.81吨、4.35吨和1.64吨。按照Ⅱ级应急响应,公司外排的主要污染物应该减少30%。但督查组查看生产记录时却发现,公司主要的用汽车间为 “洗奶车间”和“奶粉车间”,平时蒸汽用量分别约为5吨和20吨左右,但在9日夜班生产记录中(也就是Ⅲ级应急响应开始后),两个车间的蒸汽量并没有明显减少,蒸汽由燃煤锅炉产生,也就是说企业没有达到减排目的。

同样,衡水深州市于9号启动预案,但现场督查时,亚都纺织、深州化肥厂等企业均没有按应急预案要求及时停产;石家庄市裕华热电厂,虽然在应急期间采取加大脱硫剂和脱硝剂用量的方式实现了主要污染物减排,但该企业在应急响应发布8小时后才接到通知。

在霸州市,检查组了解到,应急预案执行迟缓或滞后的现象非常明显。廊坊市上午10点发布三级预警,但是廊坊市华生富士达电梯有限公司等个别企业下午5点才收到限产通知。

在邢台沙河市的督查中发现,应急预案情况落实不够深入。督查组一行在沙河市东外环路看到,两侧市政工程工地上,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大面积的土石方、工地裸露,市政管道摆放在工地上;车辆,尤其是大型车辆过后,扬起遮天蔽日的黄尘,久久不散。

沙河市主管环保的副市长裴沛华向督查组一行介绍说,针对重污染天气,沙河开展了车辆限行、路面洒水、工业企业限产20%等工作。但是,督查组一行在沙河市并未看到道路上的限行标识牌,加上工地上所见,督查组认为,沙河市的应急预案执行不到位,相关部门的联动配合不够紧密,施工路面的严重扬尘甚至不符合日常工地作业要求,应尽快整改。

玻璃产业是沙河市的支柱产业。在德金玻璃厂,有两条600吨/日的生产线,虽然按照应急预案要求限产20%,但除尘装置发生故障。督查组相关负责人表示,在重污染天下条件下,出现事故性排放,仅仅采取预案要求的限产措施远远不够,应立即责令企业最大限度压产。

问题五:部分地区应急预案科学性和可操作性还不强

一些地区应急预案制定的时间较早,基础技术资料不全,难以完全适应当前应急工作的需要。

邯郸市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预案于2012年底开始实施演练并付诸实施,当时大气污染源解析工作尚未完成,应急响应范围和措施的确定还不够科学。衡水市二级响应工业企业数量达到五百多家,占环统企业数量近半,难以落实;衡水市区机动车保有量仅有十万余辆,但预案中要求二级响应时应实施单双号限行,并停驶80%公务车,限行实际效果有限。

“这次重污染天气应急一来就是二级,搞得我们有点措手不及。”邯郸钢铁集团生产部门的负责人表示,根据相关部署,邯钢要减产30%。但是钢铁企业的生产调度需要时间,从接到通知到完全达到限产要求大约需要12个小时。而污染情况时刻都在变化,有可能12个小时后,应急响应解除了,企业要再次恢复正常生产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钢铁企业在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过程中面临的问题从侧面反映出当前基层环保部门预警能力的薄弱。”邯郸市环保局局长崔红志表示,“目前,整个河北省除了廊坊、保定的预警能力稍好,其他地方环保部门的预警能力建设都相对滞后。重污染天气的预警主要依赖省环保厅的通知,但层层通知、部署、落实需要较长时间,相应的就给应急措施的效用打了折扣。”

“因为各地实际情况不同,所以基层环保部门预警能力的建设十分重要。邯郸市正在和有关各方协商预警监测平台的投资方式,预计至少要投入500万元。”崔红志说。

除了预警能力不足之外,重污染天气的应急工作急需各地源解析成果的辅助。

据邯郸市住建部门介绍,此次应急响应区域内的建筑工地仅占邯郸市在建工地总数的20%左右,因此即便这20%的工地采取了应急措施,其效果也是有限的。

据了解,河北工程大学正在负责邯郸市的源解析工作。“源解析成果出来后,我们将会与重污染天气应急相结合,使应急措施更有针对性,起到优化应急工作人、财、物力配置的作用。”邯郸市环保局副局长候日升说。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0178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