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育儿>育儿专区>   正文

留守儿童:孤独带他们走向何方

亲一下妈妈的脸,牵一次爸爸的手,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柔弱如花的孩子,要怎样咽下这重如泰山的孤独?又能拿什么来填补那空空如也的爱的心洞?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我能到你们家里去玩儿呢?”一个留守儿童怯生生地问她的亲生父母。中国农村,6100万孩子的成长,没有父母陪伴。 

“6名留守儿童成为抢劫案被告人,专门在深夜僻静处抢劫单身女性,开庭时4人父母没有到场。”这是2014年7月29日《齐鲁晚报》发出的一则报道,充满心痛地讲述这个故事的是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庭法官于莉。于莉法官还讲述了另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案例:一名留守少女协助母亲诱骗同学卖淫,导致同学自杀。这名留守少女说,她之所以这样做,仅仅因为“那天,离家很久的妈妈在校门外远远地挥手,喊我的名字,那一刻,我心里热乎乎的,我想留住这久违的母爱,不管让我做什么”。

近年来,留守儿童犯罪事件屡见报端,究其原因,是爱的缺失影响着孩子们的心理健康。没有父母的陪伴,孩子们在孤独无助中一天天长大,痛苦沉淀得过久,便衍生出各种不为法律社会所容的行为。

近期,本刊记者走进广西桂林市兴安县司门小学,探访那里的留守儿童,了解孩子们真实的成长经历和内心世界。

龙荷花那沉甸甸的思念

龙荷花11岁了,上四年级,很瘦,嘴唇薄薄,眉眼都很清秀。如果不是采访结束后她站了起来,我没感觉到她个子其实挺高的,因为她整个人的气息始终是乖乖怯怯的,很柔弱。

龙荷花有两个哥哥和一个10岁的妹妹。她3岁那年,父母就离家到广东打工了。两个哥哥目前在湖南打工,而她和妹妹八九年来一直由姨妈抚养。姨妈快60岁了,体弱多病,丈夫早逝。

三年级的时候,龙荷花到了现在的学校,可是一开始,有半个学期的时间她都在“生病”,无法正常学习。她的“病”是这样的,上着上着课,吃着吃着饭,便会突然哭起来。老师和同学不明白怎么回事,以为她身体不舒服,便会打电话叫姨妈把她接走。姨妈每天都要到学校接她一次,直到有一天,妈妈打电话来说:“你既然到了这个学校,就要好好读书,不要总是生病。否则干脆给我回去,关在家里不要出来。” 老师也说:“如果你再这样就不要来了。”打那以后,龙荷花真的不再“生病”了,她被吓住了。

“别人不知道,我其实没有病,我是太想爸爸妈妈了才哭的。半年都不在身边,这么久都不回来看看我们。妹妹也会跟我说:‘姐姐,爸爸妈妈这么久还不回来看我们,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好想他们哪,快回来看我们吧。”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终于泣不成声。

龙荷花的妈妈生下她才带了她一两年,离乡打工后便每年只回家两次,暑期一次,过年一次,每次两星期。也就是说,从3岁开始,龙荷花每年见到妈妈的时间只有一个月。爸爸回来得更少,这么多年只在春节时回来过两三次,他说想多挣点钱给姐妹俩读书。真正把荷花抚养长大的人是姨妈,可龙荷花始终无法忘记她的亲生父母,弥漫她整个精神空间的,便是对他们的思念和盼望。

妈妈每次回家前一个星期,是龙荷花等得最心焦的,她心里每时每刻都在数:今天会不会回来?明天会不会回来?后天呢?大后天呢?在村子里玩,如果看到有汽车开过来,她都会马上跑过去看,是不是妈妈到了。日复一日,不知道失望多少次,才能真正见到妈妈。妈妈真回来时,每次都会拎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是从城里买回来的给小姐妹的吃食。看着豆大的汗珠从妈妈头上滚下来,小荷花很心疼,鼻子酸酸地想:妈妈原来是这么关心我们。

平时,妈妈每星期会给姐妹俩打一次电话,主要是问学习成绩怎么样,在学校里听不听话。每次妈妈的电话来了,姐妹俩总要争着跑过去接,妹妹跑得快些,龙荷花便常常得不到和妈妈说话的机会。其实不听也知道,妈妈问的还是那些话,学习怎么样,在学校里听不听话,可她还是深深地失望—再想听妈妈的声音,要等下个星期。

龙荷花很内向,不会主动把心事告诉别人,想妈妈,只会一个人跑出家门去哭,躲在被子里哭,或者把思念写成日记。老师曾说,有心事,可以给老师写张字条,塞进门缝,老师看到就会找他们谈心。龙荷花写过一次,可是没有去塞。她希望不塞纸条,老师也会主动来关心她。但往往都是老师看到她上课走神,或者无端地哭,才会把她叫到办公室。这时,她会告诉老师心里话:我这样全是因为想妈妈。龙荷花说,这时老师即使不做什么,只讲一句,“在学校,我会像妈妈一样关心你的”,她心里便会好受很多。

这沉甸甸的思念,龙荷花却从来没有亲口对妈妈说过。偶尔父母一个星期都没有打电话来,她便暗下决心,下次来电话,一定要告诉他们:爸爸妈妈我爱你们,我好想你们,你们回来一次吧。可是电话来了的时候又被妹妹抢去了,最后总是没说出来。她更不会用哭声对妈妈表达委屈,她常常用老师的话告诫自己,成长的路上必须坚强。她更不想给妈妈增加负担,她很怕如果哭了,妈妈在工作的时候想起她会走神,然后被老板骂。

其实,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告诉龙荷花他们在外面打工具体是做什么的。但小荷花总能从爸爸满手的老茧和妈妈弯曲的手指中看出父母的辛苦和不易。她说,如果爸爸妈妈回家,她会给他们捶背、倒水、拿药、洗衣,做一切她能做的,只是可能仍然说不出她最想说的那句:“爸爸妈妈你们辛苦了,我爱你们”。

姨妈年纪越来越大,浑身是病,每天都要吃药,情绪波动很大,常常对着荷花姐妹哭,有时还会对她们说:如果我病死了,就要把你们送到哪里哪里。每到这时,小姐妹只有跟着一起哭,安慰姨妈,也是安慰她们自己说:“姨妈你不会死的,你会长命百岁。”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0178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