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时事>   正文

重庆墓地均价达4万每平方 死不起啊

据官方数据统计,目前,重庆的墓地均价约为4万元,而其仍在以每年1000~5000元的幅度上涨。重庆主城区每年平均死亡人口4.3万。

重庆首个经济实用公墓

重庆首个经济实用公墓

值得关注的是,重庆市政府计划总投资4亿元,用三年时间,建设三个城市公益性墓地以平抑墓价,2017年项目全部完工后,可满足重庆城区至少10年的墓位需求。首个位于歌乐山、占地400亩的城市公益性墓地已于今年正式启动建设。

“墓地豪宅”300万

三年前,家住重庆市南岸区的王佳为双亲在巴南区宝山公墓物色了一处双人墓,当时的定价为2.4万元。此后不到一年时间,同一处墓地价格涨到了2.8万元,今年,价格再次上调至近5万元。“这样的涨价速度太不能接受了。”王佳说。

墓地价格看涨,并非宝山公墓一处。“ 龙居山现在单墓价格在9250元起,而去年同类型的墓地售价在7000多元。”自称在龙居山工作已有10年的销售人员田欣介绍,每年清明节、国庆节调价,上涨幅度1000~5000元。低价位公墓涨价1000元起,每年涨一次;中等价位墓地涨价2000元起,每年涨价两次。

根据官方的调查统计,2012年,重庆市墓地均价是3万元,现在的均价已是4万元。

龙居山陵园是重庆市目前最大的社会经营性墓地。墓地类型包括艺术墓、规格墓、草坪墓、壁墓等,价格从几千元到数十万元不等。在2003年,两万多元在重庆市可以买到较好的一座墓,但是现在要买一座高档次墓地,价格至少在300万以上。

根据政府部门对墓地性质划分,墓地被分为公益性墓地和经营性墓地两类。据重庆市民政局殡葬管理中心文件,目前,重庆市共有63家经营性公墓,主城九区占26家。

殡葬管理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重庆市公益性公墓的数量在130家以上,且全部分布在农村,公益性公墓施行政府定价形式。

根据《关于转发重庆市殡葬收费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要求,“ 凡不属于出让地性质的经营性公墓,必须划出20%的墓位(格位),作为公益性墓地(格位),以解决低收入消费群体合理需求。”但据主城区26家陵园公司信息显示,土地多为政府出让地。

这就意味着在重庆主城区尚未有完全的公益性墓地。

谁在操控市场

“上世纪90年代,外来资本开始进驻殡葬行业,重庆市墓地市场迎来了一波注册高潮。”重庆市民政局副处级干部杜斌介绍。

以经营时间超过15年的龙居山为例,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网信息显示,重庆市龙居山陵园有限公司总裁吴一奕2000年9月20日注册公司,进入重庆殡葬市场。

2001年,重庆市龙居山创鑫殡仪馆有限公司成立,吴一奕任总经理,此后吴一奕还创立了重庆最大的乳品企业——重庆光大(集团)有限公司。

目前,重庆市龙居山陵园发展有限公司拥有殡仪馆、陵园墓地、殡葬分公司和龙居山安乐堂等项目。龙居山陵园总占地面积为1000亩左右,现已开发出600余亩,下葬墓位7万个,第三期工程开发仍在进行。

接送客户看墓的专职司机蔡文华介绍,“ 这是一个包赚钱的买卖。”能够从政府手中拿到墓地批文,一般能量不小。田欣介绍,龙居山现在的年销售额在2000万元左右,其规模相当于四个宝山陵园。

除了龙居山总裁和光大集团董事长外,吴一奕还有多重身份,如重庆市殡葬协会副会长、重庆市龙居山恒鑫殡葬服务有限公司法人、泰德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等。

据公开资料,吴一奕多次被重庆市殡葬管理中心授予“先进个人”称号,但未见其将自己的陵园老板身份与其他头衔一同公开。

同时拥有陵园公司和殡仪服务公司的,不单只有吴一奕。在黔江区,仰头山陵园和黔江区殡仪馆两家均属于事业单位,登记法人均为孙道,孙现为黔江区殡葬管理所所长。

据资料显示,仰头山陵园为黔江区仅有的一家陵园,属于财政差额拨款,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杜斌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 事业单位性质的经营性墓地其法人由政府任命,并对其进行绩效考核,没有经营任务”。

同时像仰头山陵园这样带有政府色彩的陵园在重庆市占比超过3成。

据殡葬管理中心资料显示,在重庆范围内的63家经营性公墓中,37家单位性质为企业,21家为事业单位,1家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其他4家不详。

对其政府性质墓地的使用年限问题,杜斌说,“ 目前我国对墓地土地使用年限并无规定,但墓地管理费收取最长不超过20年,到期可续交管理费,继续使用,管理费用和第一次缴纳额度相同。”

据财华社报道,有“内地殡葬第一股”之称的殡葬企业福寿园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正布阵重庆殡葬市场。如今,重庆渝中区安乐堂、沙坪坝安乐堂两家企业均为福寿园资产。另外,福寿园还托管了南岸区民政局下属公墓南山福座。

三年未审批墓地

墓地暴利的背后,是一个准入严格、价格却完全放开的陵园市场。

重庆市物价局收费管理科张理平明确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经营性墓地市场属于完全开放的市场,物价局仅对公益性墓地进行指导定价。

“重庆的墓地市场放得比较开。”杜斌认为,墓地价格走高包含三重原因:第一,陵园市场自身的价格调节;第二,市民的攀比心理和虚荣心;第三,黑中介的存在,增加了销售环节,抬升了墓地价格。

事实上,如果私人想要成立陵园公司进入经营性公墓这块并非易事,其需要办理的手续很复杂。

依据1992年民政部颁发的《公墓管理暂行办法》,建立经营性公墓须经当地政府同意,在土地管理、城乡建设规划管理、发改委等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后报省级民政部门审批,然后建墓单位持批准文件向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领取营业执照。

杜斌介绍,在重庆主城区,近三年内未有拿到批文建设经营性墓地的老板。

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社会学教授、殡葬专家杨根来说,墓地跟房地产有相似之处,首先是购地费用,其次是墓基建设等材料费,再次是人工管理费用和维护费用,有的地方需要缴税。

杨根来说,对于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墓地来说,成本仅占售价的极小部分,一般来说,墓地市场保底利润率在30%~50%。

针对公益性墓地墓位档次及市场利润,重庆已有规定。2012年5月,由重庆市物价局、民政局联合印发的《重庆市殡葬收费管理暂行办法》提到,殡葬服务设施、服务项目应做到低中高档兼备,其中,低档占20%、中档占60%、高档占20%,以满足群众不同层次需求。另外,殡葬成本利润率控制在10%以内。

“原则上业务员的提成不能超过8%,但现在业务员可提成10%~15%,风水先生甚至可以拿20%的回扣。”杜斌说。

公益墓地解决10年需求

“墓地仅是骨灰处理的一种形式,是一种稀缺资源,并不是人人可以拥有。”针对市场上出现的高价墓,杨根来说,墓地价格本身没那么高,但它走高是很自然的事情。矛盾显而易见:有限的墓地资源和大量的需求。

“墓地作为改革的配套措施,政府应该为响应号召的市民提供这项基本保证。因此,墓地这种商品就应该带有公益性质。”重庆市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罗伟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

“墓价高企的成因在于政府对产品的定性不明晰和监管不到位。”罗伟说,墓地不是一种纯粹的商品,政府应该将企业的盈利水平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超过范围就要处罚。譬如,建立举报有奖制度等。

杨根来认为,政府应该加大公墓价格审批力度,同时保障基本公共服务需求的公平性和公益性。譬如,对于那些买不起墓地的低收入群体,政府可以提供低价的骨灰存放服务。

长沙民政学院殡仪系教授王夫子提到,在台湾高雄,政府通过补助计划对低收入的市民提供低价墓地,折合人民币在1000元左右,当地的月均收入在7000元人民币,相比之下,压力不大。

在王夫子看来,重庆主城区墓地价格远远高于人均收入水平,且没有完全的城市公益性墓地。同时,政府在墓地市场监管方面基本属于空白,放任市场提价,市民不得不背负沉重的殡葬压力。政府可通过对市民进行补助提供低价墓地,解决低收入群体需求。

“重庆正在推动城市公益性墓地建设,但还需要时间。”杜斌介绍,首个位于歌乐山、占地400亩的崇兴生命纪念园已于今年正式启动建设,截止到2017年,3个城市公益性墓地将全部建成,共有30个墓位,可解决重庆城区至少10年需求。公益性墓地由政府定价,最高售价不超过1.5万元。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