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职场>女人看老男人>   正文

男友求婚知我不是处女摔门就走!【图】

下火车后,我激动得心怦怦直跳。约15分钟后,云朗便开着小车来接我了。车门还没开,我便顾不上行李箱了,朝车门直奔过去,云朗面带微笑,张开双臂拥我入怀。我们就这样拥抱了好长时间,大约十分钟过去了,我才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仔细打量自己日思夜想的这个人。云朗穿一身黑西服,比以前更显潇洒。

· 甜蜜初恋 ·

口述:求婚之夜 男友知我不是处女 摔门就走

口述:蓝菊(化名)

-年龄:23岁

蓝菊(化名)是个很羞怯的女孩,还没开口脸就红了。落座后,她小声说:“我原来只想将我的故事藏在内心深处的,因为我怕家人和朋友知道了看不起我。但在报纸上看到那些讲述者的故事比我的那些经历更复杂,更悲伤,我又鼓足了勇气来找你,也许讲出来后心里会好受些。”

1、甜甜酸酸的初恋

2000年,我从家乡来到武汉,在一家中等规模的超市打工,我的勤劳和认真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很快当上了主管。那时每月工资虽然只有400多元,但湖北省吃俭用,除了日常的开支,还有些余钱交给家里替我存起来。青春激扬的日子过得很充实,每天工作8小时,业余的时间全部用来上网聊天及跟小姐妹们逛街。

超市老板是浙江人,不久,老板的儿子云朗(化名)从浙江老家过来,帮父亲打理生意。由于年龄相仿,志趣相投,我和云朗很快成了好朋友。工作上,我们配合默契;私下里,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吃饭、逛街。同事们都说我们很般配,寻找一切机会撮合我们,我和云朗就这样很自然地谈起了恋爱,每天形影不离。

老板渐渐看出了端倪,他虽然很喜欢我,但还是坚决反对儿子和我在一起。我也理解老板的苦心,毕竟我们两个家庭相差太悬殊了。但云朗不管那么多,他说,家庭是家庭,我们是我们,他一点也不嫌弃我是打工妹出身,继续背着父亲偷偷跟我来往。白天,在老板眼皮底下,我和云朗一本正经地工作,不苟言笑;下了班,我们就偷偷溜出去玩。

我父母觉得我这是高攀,对我的恋爱不抱什么指望,但因为我坚持要跟云朗在一起,他们也没有过多地阻止我。

年底盘点时,老板一算账,亏损了几万元,便不想在武汉开店了,很快将超市转让出去了。云朗也只得跟着父亲匆匆回了老家。他们在老家还有其他家族生意需要打理。老板虽然不愿意我做他家儿媳,但作为员工,他还是很信任我,临走的时候,他将武汉这边的一些善后事务全交给了我。让我了结之后再过去向他交代。

云朗走的时候,我强忍着眼泪给他们送行,我也看出他眼里的依依不舍之情。从车站回来,我再也憋不住了,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

2、咸咸的分手泪

云朗回浙江后,我们开始了每天的电话传情。一般都是他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后,半夜给打过来,嘘寒问暖,说不尽的思念,道不完的牵挂。

被思念煎熬的日子总是显得那么漫长。一个多月后,我终于处理完了老板留下的未竟事宜,带着一笔尾款去浙江向老板交差。

临去的时候,我满怀希望地设想了我和云朗的未来,因此,我带上了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坐了近20个小时的火车,我一路想的都是云朗,他还是以前的样子吗?长变了一点没有?脑子里除了这些可笑的念头,什么也装不下。其实才分开一个月呀!

下火车后,我激动得心怦怦直跳。约15分钟后,云朗便开着小车来接我了。车门还没开,我便顾不上行李箱了,朝车门直奔过去,云朗面带微笑,张开双臂拥我入怀。我们就这样拥抱了好长时间,大约十分钟过去了,我才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仔细打量自己日思夜想的这个人。云朗穿一身黑西服,比以前更显潇洒。

云朗直接将我接到他家里,他的家人礼节性地迎接了我,我感觉客套多于真情。给我接风的晚餐是云朗亲自下厨做的,菜的可口令我惊异,他什么时候学会做菜了,而且是湖北风味?云朗得意地告诉我,为了这一天,他特地去厨师培训班报名学做武昌鱼和武汉小吃。我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天吃过晚餐后,我和云朗手拉着手一起去公园散步,路上碰到云朗的朋友,云朗大方地向朋友介绍,我是他的未婚妻。他如此重视我,让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都像泡在蜜罐里。可是,幸福总是那么短暂,云朗的父母坚决不同意我们结合,他们逼云朗跟一个生意伙伴的女儿建立恋爱关系,说只有他们俩结婚了,云朗才能继承家业。

我不想让云朗为难,最后选择了离开他。走的时候,我伤心得连行李都没有拿,背着云朗直接买了张坐票就上了火车。回家后,我似乎元气大伤,在家躺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我接到了云朗的电话。在电话里,他说了他的无奈,他说他爱我,可是离了家人,他什么也没有,也给不了我幸福。我理解他,强忍着泪主动说出了“分手”二字。他抽泣着说他辜负了我,对不起我。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