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职场>女人看老男人>   正文

我被他合法地强奸了两年[图]

  我呆在了那里,有一个直觉告诉我,这人是个疯子。可是我知道,他其实是爱我的,只是他把这种爱,变成了一种疯狂的占有,他不能容许我属于别人,也不能容许我有过去。这就是他的爱。我呆在了那里,有一个直觉告诉我,这人是个疯子。

我呆在了那里,有一个直觉告诉我,这人是个疯子。可是我知道,他其实是爱我的,只是他把这种爱,变成了一种疯狂的占有,他不能容许我属于别人,也不能容许我有过去。这就是他的爱。我呆在了那里,有一个直觉告诉我,这人是个疯子。

可是我知道,他其实是爱我的,只是他把这种爱,变成了一种疯狂的占有,他不能容许我属于别人,也不能容许我有过去。这就是他的爱。

采访对象:林雅茹,女,三十二岁,一家外企公司的会计,现辞职,在北京发展。一九九六年结婚,二〇〇〇年离婚。

离婚关键词:处女情结

离婚指数:****

因为一个朋友的介绍,我在一九九六年与林雅茹相识,她面相普通,但是有一种令人难忘的忧郁气质,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被她身上充溢着的那种东方女性独特的气质而倾倒,当时我正单身,林雅茹刚刚结婚,一切都不太可能发生,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保持了将近两年多的友情。

再见林雅茹是在四年以后,那时我也结了婚。林雅茹已经变成了一个标准的少妇,一家大型超市开业,我们在那里碰见。匆匆一见之间,我发现林雅茹似乎有些改变,在她的眉宇之间,那种淡淡的忧郁气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淡去,相反似乎更浓结了。而她说话的方式与语气都有一种过分的小心与戒备,即使和曾经熟识的我,她也处处体现着一种隐忍的姿态,这种莫名其妙的隐忍,令我对她的生活突然发生了兴趣,并有种预感,她生活得似乎并不如意。

几天以后我们坐在一起喝茶,在那个漫长的下午,伴着茶香与高山流水的旋律,林雅茹的眼泪夺眶而出,那一刻,当我看见她卷起的袖子里满是疤痕的小臂时,我突然明白了在她身上为什么总是会有些淡淡的却化不开的愁。

处女,给了第一个恋人

我在上大专的时候,开始第一次恋爱。我的第一个恋人是个公子哥,家里很有钱。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有一种难以隐藏的优越感,对这样的人,我最初是比较烦的。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是一个货车司机,母亲是一个纺织厂的工人,家里条件并不好,我上面还有两个姐姐,他们供我上大专很不容易,因为穷,我的自尊心比较强,在班上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仗着自己有点钱就不知道姓啥的人。

不过我的第一个男友,他却挺让我意外的。他叫李辉,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虽然他的父亲母亲都是很有影响的生意人,但是在他身上却看不见那些有钱人家孩子的傲气,事实上,李辉很老实,他基本上不怎么说话,常常看书,偶尔会在校报上看见他填的古体诗,他对古体诗有种偏爱。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