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华语电影>   正文

《一秒钟》有什么可怕的?

《一秒钟》是“一封献给电影的情书”,相信这是大部分观众看完这部电影的第一感觉,而张艺谋本人在配合影片宣传时,也是这么说的。

《一秒钟》是“一封献给电影的情书”,相信这是大部分观众看完这部电影的第一感觉,而张艺谋本人在配合影片宣传时,也是这么说的。

的确,这个本质上极其简单的故事,通篇最华彩的段落,就是围绕着那场盛大的电影放映展开的。

在这里,作为一个过来人,张艺谋可谓事无巨细地为我们呈现了在那个年代看一场电影的盛况,甚至还煞费苦心地用胶片散落的事故,来为这场盛大的仪式多增添几分光彩。

群策群力地清洗和晾干胶片之后,所有人汇聚在那个黑暗的殿堂里,翘首企盼光影亮起的那一瞬间。更不用提,在那束迷人的光影背后,放映室里范电影(范伟饰)架起的“大循环”,简直像是一场充满了想象力和情意的炫技。

仿佛唯有这样的炫技,才配得上那样的场面,才吻合人们对于观看一场电影应有的仪式感的想象。

这场令人惊叹的仪式,就这样以一种充满怀旧情绪的方式与今天的观众形成了某种共鸣。

通过它,我们得以了解在那个年代看一场电影可能经历的等待与波折,才能明白这个一度显得有点过时落伍的娱乐方式,为何占据了当时的人们贫瘠精神生活的全部。

但以上种种向电影和胶片致敬和传情的部分,显然不是《一秒钟》的全部,甚至都不是它最主要的部分。

否则,这部电影的主角应该是范电影,而不是张九声(张译饰)。

而且,张九声想看的,也不是人民群众心心念念的《英雄儿女》,而是《英雄儿女》之前附带的新闻简报。

更准确一点说,张九声想看的也不是新闻简报,而是新闻简报里出现了他女儿的那“一秒钟”。

这“一秒钟”之所以对他如此重要,是因为那转瞬即逝的一秒,已经成了他看到已经死去的女儿唯一的方式,成了他唯一的精神和情感寄托。

但众所周知,女儿已死这个关键的信息,在最终公映的版本里被抹去了。

观众需要凭借自己的脑补想象,又或是去阅读网上的评论和观看关于影片的纪录片,才可能得到这个信息。

我有幸在去年年初看过未修改的原版,在那个版本里,这个关键的信息出现的时候,是此前大半部影片积聚的大量情绪终于得到爆发和释放的时刻,也是全片最有情感张力的时刻,但如今,随着这个关键信息被抹去,此前大段时间里张九声这个人物一系列着魔般的行为举止,也就此失去了根基和源头。

到最后,那一秒钟变成了被范电影剪下来的胶片,原版里收尾的,也就是那场宛如酷刑的沙漠抓捕戏。

在这场漫长的抓捕戏中,无论是张九声,还是来抓他的崔干事一行,都在黄沙漫卷的大漠里显得孱弱和渺小。

这个场景有一种过度表现主义的超现实感,人物的造型和肢体语言,甚至会让我想起属于那个年代的《白毛女》,看似是在讲一个现实是故事,但其实都是一种演绎和象征。

随着抓捕的结束,那张印载了女儿影像的胶片彻底被掩埋在黄沙底下,影片以一种无声但足够有力的姿态完成了情绪浓烈的控诉。

但在公映版本里,这层意味也很明显地因为之后加上的“两年后”的段落给冲淡了。

这样两处看似极其细微且在今天的环境下很好被理解的改动,最终的结果却是,对于整部影片最强有力的两次情绪表达的稀释和否决,这可能也导致了全片诉求和立意的某种落空。

我们当然无法为此苛责张艺谋,被称作“国师”的他,显然比我们更加清楚这种修改背后的规则和逻辑,从一开始他其实就十分清楚,红线在哪里。

在各种公开采访和发言里,张艺谋一直都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政治/历史的表达和诉求,仅仅是想讲一个关于电影的动人故事。

在我看来,即便是未经修改的原版,其反思和控诉的意味,都已经相当克制和审慎。

张艺谋已经尽可能地在回避具体的历史时期和事件,通过电影这么一个载体,为那个年代加上了几分美好的滤镜。

在影片里,当时的人们大多看上去如此善良质朴,即便像范电影这样一个对自己的位置和特权(那个醒目招摇的搪瓷茶杯,就是这份特权的象征)看得比自己儿子还重要的“举报者”,看起来也是如此和蔼可亲,不乏善意。

我们只能看见人们如此热火朝天地帮忙清洗胶片、收拾残局,却看不见刘闺女一家为何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更看不见张九声是如何当了“坏分子”。如果说这当中没有一种经过选择的取舍和呈现,我是不信的。

但令人唏嘘的是,即便是张艺谋,在两年前拍摄这部电影时,也未能想到那条看不见的红线,又在不知不觉中收束了一寸。

于是这部电影最值得玩味的,终于成了戏里戏外遥相呼应的“技术原因”,就连影片的官方预告片,也半抖机灵半无奈地拿这一点说事。

于是,《一秒钟》在官方语境下,只能是“一封献给电影的情书”。

只有情书是安全的,掺杂了任何其它更多信息和含义的文本都可能是危险的。

在这封情书里,我们当然能看到一个年已七旬的导演对电影和胶片的深情,但也不难看到他的沧桑与无奈。

这是张艺谋的悲哀,也是电影的悲哀。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