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华语电影>   正文

观《撞死了一只羊》 有感

六月中旬的一个下午看完了这部电影——万玛才旦执导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偶有所感,写下这篇随笔。电影很简单,司机开着卡车不慎撞死了一只羊,路上遇见步行的杀手便载了他一程,两个本无交际却又同名的人在那一刻相遇,而后各奔东西的故事。

六月中旬的一个下午看完了这部电影——万玛才旦执导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偶有所感,写下这篇随笔。电影很简单,司机开着卡车不慎撞死了一只羊,路上遇见步行的杀手便载了他一程,两个本无交际却又同名的人在那一刻相遇,而后各奔东西的故事。


这部电影依旧弥漫着藏乡气息,一如影片开幕时司机开着蓝色的卡车驰骋在原野上,风雪,荒原,墨镜和《我的太阳》。影片中的另一位人物是杀手,来自康巴,衣衫褴褛,戴着英雄结,眼神清冽。初看可能会有些许不耐,觉得司机和蓝色卡车的镜头过分冗长,但仔细品味会发现这个镜头其实别有意味,可以说是为整部电影奠定了一个基调,平凡却又偶然,真实感扑面而来。司机在撞死那只可怜的羊时,有个镜头给了远空的山鹰,还有车里摇摇晃晃的佛牌,不得不联想起与信仰有关的一切。金巴下车去看那只羊,镜头压得很低,依稀可见路面的沙石,背后的天空和他的沉默值得思考,那个瞬间时间仿佛静止。而后羊被他安置在身旁的座椅上,注意血迹顺着座椅留下来的镜头,在整部影片中出现了不止一次,问,为什么?最后的梦境里,那个握刀走向玛扎的人有司机一样的面孔却穿着杀手的衣服,戴着墨镜也戴着红色的英雄结,再问,为什么?


关于万玛才旦,在这部电影之前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那句话“我渴望以自己的方式进行讲述故乡的故事,一个更真实被风刮过的故乡。” 镜头下的藏区有着油画般的色彩,衣着简洁的行人手里盘着念珠,茶香氤氲在大地上。可能在外面的人看来,藏乡就是这样,有磕长头的信徒,日光倾城的牧场和善良的人。但这部电影另辟蹊径地展现出了更有内涵的藏区,当一个有信仰的人内心有了善念与仇恨的撕扯,躯体与行为究竟该服从于谁?


在看完这部电影时我默然许久,震惊于故事,也震惊于人性和抉择。对于司机来说,如果没有撞死那只羊,这一趟出行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是按时将货物送去,再去找他的情人,最后原路返回而已。但妙就妙在他不仅撞死了一只羊还遇上了同名的杀手,听到了他的故事。司机去寺里超度了那只羊,并将它天葬;从康巴来的杀手心怀执念,找到了仇人玛扎了结当年的恩怨,却在看到玛扎时放过了他,扭曲的梦境里司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杀手放下了曾经,玛扎等到了救赎,所有人各得其所。


司机和杀手的言行都是精神的一种外在表现,善恶分明,敬畏自然也尊崇信仰。就像司机坚持要超度那只羊,天葬的含义可以理解为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在物欲横行的时代还有多少人相信“因果报应”?心底是否有方寸净土?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一个反思的过程,一个寻找“真我”的过程。且不论人是否有灵魂,单说人性,人性本不是非黑即白的东西,容身的世界深深影响着观念,正如阴阳相争丰富着这个世界。影片中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设定是杀手与司机同名,可以浅显地理解为他们反映的是人性中两种欲念,当信仰与人性相碰撞时,又该从何抉择?


记得吗,影片伊始有句话说“康巴人有个传统,就是有仇必报;若有仇不报,就是一种耻辱。”说得通俗一些就是,杀手必须要找到玛扎并让他为曾经的事付出代价,但当杀手真正看到玛扎时他只是把刀放在桌上,泣不成声,虽然这个仇不得不报,可以但选择一种更妥贴的方式了解这段恩怨,于是所有人在司机的梦里一起得到圆满,执念难以放下,信仰不可抛弃,纠结之后终于得到解脱。就像影片中出现的秃鹫,更多地被赋予了归宿的含义,千百年后无人不朽,爱憎瞋痴也只是过眼云烟。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