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娱乐资讯>娱乐明星>   正文

陈凯歌:知世故而世故

看过他的《少年凯歌》自传小书的人大抵都能够谅解,这是时代加之于他那个年代人身上的苦难印记。在他还未成长之时,他就被迫看到父亲被暴力蹂躏得弯下腰的脊梁,丧失尊严低着头颅站在厕所门前。

微信图片_20201112150753.jpg

因为《演员请就位》这档节目,粉上了 陈凯歌导演。此前对陈凯歌导演,并没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和他的间接接触也仅限于电影。

《黄土地》《孩子王》是当年在电影学院学习的时候,老师必定绕不开的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作,而《霸王别姬》则是业界标杆,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更是被学院学子老师奉上神坛。

毕业后参加工作,远离了学院,这时看电影抱持的态度就不再是专业的拉片学习,而是紧张忙碌的工作之余的娱乐方式。进入社会后,电影不再是抽象的思考产物,而成为了一种具体可感,可以和现实生活对接,并适时给予启迪的精神甘露。

历经了真实生活的碾压,再来回头看陈导的电影,才恍然悟出了那么一点人世的道理。面对真实生存的那种感觉,就像他在自传《少年凯歌》里所描述的那句:在劳作中领悟到过去一点不懂的生存的真意。

他是少数经历过WG的苦难,看过了人世的沧桑巨变,依然心存诗意的电影艺术大师。

《无极》里呈现的是一个魔幻,超乎想象的城堡世界,《妖猫传》他用精美奢华的画卷再现了一个盛大的朝代,《道士山下》借由何安下来展现壮观的山河自然…每一帧画面都是美的享受。

世故和诗意,这对矛盾的概念,为何独独在他身上融合得如此恰如其分?

世人对大师最深刻的误解,就是在大师身上有着完美的道德投射。当这种投射遭遇失败时,众人就会怒气相向,群起而攻之。攻击之词不啻于:他很虚伪,太圆滑,双标。

只有跳出电影之外真正了解过陈导的人,才会明白,自少年起他就是世故的,也是入世的。但与此同时,在精神上,他又给自己保留了一片诗意的想象空间。

微信图片_20201112150800.jpg

所谓的艺术大师,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闭门造车的工匠。恰恰相反,对于人情,对于人性,他有着最深刻的洞察,所以才能够拍出那么多立意高远的主题。

他在演员里点评的表现,被有些人斥责为双标和世故,也是因为他有一双看穿人的眼睛,会提前远离漩涡,从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不轻易得罪人,也不轻易被人低估,是他摆出来的姿态。

演员节目中,其他的导师身上都有爆点或槽点,他们都是自媒体热衷分析追逐的对象。只有陈凯歌导演,分析他的文章很少。因为他一直将自己藏得好好的,让外行看热闹的人除了他众所周知的过往,再无法对他做多余的延伸。

《演员请就位》的第一期,尔冬升因为犀利点评张大大引爆网络。尔冬升对演员的这种个人攻击,'你不适合做演员''你现在不行的'这类杀人诛心的言论引发了自媒体评论的热潮。

郭敬明,他本身自带话题,关于他执导的电影《小时代》系列是好片还是烂片的争论就足以撑够一篇文章的长度。

而陈凯歌每次的点评立足点都是演员舞台上的表演片段,他的评论很少引申和迁延到演员个人。

专业人做专业事,只说和电影艺术相关的话,从不语出惊人,说出的话又让人不自觉地佩服他的学识见地,这和他一贯的处世风格是一致的。

但他也绝不是道德高尚到可以任人褒贬的地步,李诚儒只说了一句'因为评论,我没有看《无极》,《霸王别姬》我看了不下四五遍,那么高的水准摆在那儿…',陈导用他极其高超的怼人功底展现了他护犊子的本领。

他赤裸裸地说李诚儒老师,'他是守着旧世界余晖的老艺人',既是褒又是贬的一句话让人看到,陈导面对自己作品被人低估时的脾气。

作为导师和导演,虽不致于虚伪,但点评总是讲究中庸和分寸感,这一点正是他人将他和耿直的李诚儒比较,继而抨击他世故的缘由。

看过他的《少年凯歌》自传小书的人大抵都能够谅解,这是时代加之于他那个年代人身上的苦难印记。在他还未成长之时,他就被迫看到父亲被暴力蹂躏得弯下腰的脊梁,丧失尊严低着头颅站在厕所门前。

因为卷入同学的政治案中,他被监禁恐吓,被权力排除在人群之外,成为最孤独恐惧的那一个。

那个时代,在权力的高压面前,人伦和道德被抛弃。虚伪,背叛,亲人互相检举揭发才是正确的生存之道。

幼小的他们那一代人承受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最深沉的恐惧印刻进入无意识。了解一个人的过去,才能够明白他的现在。

陈凯歌导演,他不会用李诚儒那样诚实,毫不遮掩的方式来表达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也决不会是那类知世故而不世故,历圆滑而弥天真的人。他形成了一种无意识的自保本能,那也是一种自动化的对外界刺激的回应。

所以在我看来,外界对他的批评,只是众人自己都做不到却希图在名人身上实现的道德投射,也是不合时宜的胡言乱语。

他是入世的,且入世很深,对于世界他有一套专属自己的,且极完整的认知哲学。

微信图片_20201112150805.jpg

在世故之外,他依然选择用一种属于陈氏的语言,来向外界传递他作为传道授业的导师的能量。他是在场的四位导师中,唯一一个,每次点评完,总是会附上'谢谢'的那一个。

这句'谢谢'里,藏着他的潜台词:无论对对方是褒是贬,他希望用这种态度让年轻演员感受到力量。就像他年轻时只身去到云南农场,自然和繁重的劳动带给他力量一样,那是让他开始感受和触摸到'自己'的神圣外力。

在演员舞台上,他传达给接受他点评的青年人,希冀他的只言片语可以给予启迪,让青年人或保持行业坚守的意志力或认清自己的真实欲望。

他的诗意,不过是一种华美的装裹,里面的内核终究逃不脱他洞察到的深刻的人性真谛。

《梅兰芳》里,我最喜欢的一句台词是福芝芳对孟小冬的那句劝说,梅兰芳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而是座儿的。你若是毁了梅兰芳的那份寂寞,就毁了梅兰芳。

寂寞是成就一个京剧人的关键,但也是泯灭欢乐的因子。

《道士下山》中,何安下因为本事大,反而被师傅赶下山。在红尘的浸染中,他断绝了修炼,升腾起了情欲,见证了一桩情爱谋杀案。此后,为了报恩,他放弃了出道人信念,拾掇起了仇恨。他释放了内心压制的恶,抢劫,谋杀,复仇,做了许多当道士时不敢做的事。

他如一叶浮萍,随感觉游走…历经红尘艰险,最后才明白,只有体会过恶,才能真正体悟到善。

善恶是一体两面的,没有一个人只凭端坐蒲团就能悟道,就算了悟,也终归是抽象的道。

《猫妖传》里,白居易和空海在猫妖的指引下,终于解开了杨贵妃真实的死亡谜团。杨贵妃被活埋在石棺里,双手斑斑血迹,而且是她最信任的爱人亲手将她送进石棺。杨贵妃和唐玄宗这对被世人传唱的神仙眷侣,两人之间的旷世奇情压根不过是掩盖了真相的爱情阴谋。

这个世界,掺杂了政治,就没有纯粹的爱情。

微信图片_20201112150807.jpg

正因为诗意是世故的华美包装,两者才能恰到好处地融合在陈凯歌导演身上。

换用福芝芳的那句话,“那份世故,成就了陈凯歌导演,也是是陈导所以在中国影史有一席之地的缘由。”

在这里,我还想多赘述一句,为何陈导的电影深刻有涵养,连续这些年票房却总是走低?

因为太多人生活在底层,只能汲汲营营于生存和温饱,感触到的也不过是最真实的痛苦欢乐,而无法有多余的精力来对自己进行审视和进行深度的生命思考。

大众需要的只是一个好笑的故事,譬如沈腾的《西红柿首富》那喜剧类影片,而不是一个深刻的道理(凯歌导演的《无极》)。

微信图片_20201112150809.jpg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