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视剧>剧情介绍>   正文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其实按照日本的检察官制度,不会常年呆在同一个城市,需要定期到其它地方任职积累经验,不过作为东京地检的王牌检察官,无论是动画原创的根津武调到鸟取县,还是本文中九条玲子调到长野县,都算是左迁了。

作者按:

非常喜欢长野县警三人组,大和敢助,上原由衣和诸伏高明,特别是喜欢中国古文,原型是诸葛孔明的高明君。在柯南漫画里大和敢助和上原由衣是历经波折终于在一起的幸福的一对,诸伏高明却还是孤身一人,特别是后面知道了降谷零的战友,殉职的日本公安卧底苏格兰就是高明的弟弟诸伏景光,还有番外漫画警校篇的“长野一家遇害死伤案件”之后,就心疼高明君了。

于是我就自作主张的把柯南动画原创里的九条玲子检察官配给他了,感觉诸伏警部和九条检察官之间在性格和学历上还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呢,希望大家喜欢。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这是百度贴吧网友“城南老董”为本文PS的图片,特此感谢)

原文创作于2015年2月,本文是修改版。

本文原创人物:

伊丹千惠子:巡查部长,长野县警本部搜查一课的新人女警,人称长野县警的“移动广播站”。

绀野直哉:长野县地方检察厅刑事部长,长期与长野县警合作,是受到尊敬的长辈,也是诸伏家父母生前的好友,是诸伏高明像父亲一样尊重的人物。

桥本健:长野县地方检察厅事务官(检察官助理),上原由衣的表弟。

对马翼:长野县警本部搜查一课原课长,后前往日本警察厅进修,黑田兵卫课长调到东京警视厅之后又回到长野县警本部搜查一课,喜欢喝咖啡,哪怕是上原由衣泡的。

引子

“喂,大家听说了吗,长野地检刑事部调来一个新的检察官,听说是从东京来的!”

不用听就知道是长野县警搜查一课新人女警伊丹千惠子又在“广播”了,诸伏高明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拿起茶壶倒饮料,还好,今天上原由衣准备的是乌龙茶而不是咖啡。

“这个是上原在长野地检的那个表弟告诉你的吧,”大和敢助喝着乌龙茶,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这不是好事吗,绀野大叔终于能有一个给力点的帮手了,一直以来长野地检刑事部那些废柴检察官也够让他费心的了。”

“可是你知道那个新来的检察官是谁吗?!她就是新闻里经常出现的‘法庭上的麦当娜’——九条玲子!”

“九条玲子!”听到这个名字,高明端着茶杯的手瞬间僵住了。

“九条玲子,那不是东京地检的明星吗,她怎么调到长野这个小地方来啦?”由衣一下子来了兴趣,她转身问高明,“听说她是东都大学法律系毕业的,诸伏警部,是你的校友哦!”

高明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手中的茶杯热气缭绕,他的思绪也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一、若对你微笑

十五年前  冬天 东京下了近四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在东都大学法律系的入学考试上,时年大二的诸伏高明是本次考试的监考助理,正在检查这些有可能成为他学弟学妹考生准考证的他,看到了那个长发披肩,略显拘谨的少女。

“九条玲子,来自长野县,居然是同乡。”高明不由得对这个女孩更多了一份关注,微笑着向她做了一个鼓励的手势。

玲子感激地看着他,也想回一个微笑,但是她太紧张了,嘴角动了动却笑不出来。

高明的眉毛挑了挑,在检查完所有考生的证件之后,他回到讲台上,一边整理试卷一边说道,“同学们,要加油啊,作为你们的学长,我想要对你们说的就是,要以一颗平常心对待考试,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最重要的要努力不能做‘怠气者’,要是因为一时‘怠气’没考好的话,以后就有得后悔了,弄得不好,今后可就没饭吃咯。”

考生们都被高明风趣的话语逗乐了,发出轻声的笑声。

高明的目光飘向玲子,只见她看着自己,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怠气者”是长野方言,很显然,玲子已经明白高明说那番话是为了谁。

作者的话:根据《名侦探柯南》漫画设定,诸伏高明35岁,毕业于东都大学法律系,所以他应该是同样毕业于东都大学法律系,37岁的妃英理小两级的学弟。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按照动画原创设定,九条玲子33岁,是东京地方检察厅号称“法庭麦当娜”的明星,所以她非常有可能也毕业于东都大学法律系,也是妃英理的学妹,只是她刚入学妃英理应该就毕业了。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诸伏高明,作为妃英理的学弟,九条玲子的学长,正好是承上启下的人物。

二、无法转移视线

十四年前  全日本大学法律辩论会

“法者,所以兴功惧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争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注1)。现在的法律学者,大多数把法律当成一门纯理论学科,总是对刑法的构成要素、违法性、行为人责任等理论性问题津津乐道,真正认真严肃思考一些社会问题,例如毒品和手枪在民间的泛滥等,却少之又少,这难道不是把法律当成一种学者之间的游戏了吗?”

大二的九条玲子,已经褪去了往日的羞涩,成为了东都大学法律系一颗闪亮的新星,在全日本大学法律辩论会上,她率领东都大学代表队一举夺得冠军,她个人也获得了最佳辩手的荣誉。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然而当辩论会颁奖仪式结束,老师和同学们正要向玲子表示祝贺的时候,玲子却早已不知所踪。

高明思忖片刻,来到了学校自习室,果然,玲子正按照自己往日的学习计划,认真地攻读司法考试课程。

“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九条同学还真是志存高远啊。”高明不禁赞叹道。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玲子只是微笑着回应道,“这句话是出自诸葛孔明的《诫子书》吧,诸伏学长还真是人如其名呢,话说我也很崇拜中国古代的一位贤者呢。”

“那位贤者是管仲吧。”高明指着玲子笔记本上写着的“士不厌学,故能成其圣”说道,“这句话,还有你在辩论会上引用的那句古文,都是管仲的名言。”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诸伏学长也。”玲子高兴地说道,“那我也写一句诸葛孔明的名言送给学长吧。”

说完玲子接过高明手中的笔记本,在扉页上写下一排娟秀的字迹,“士之相知,温不增华,寒不改叶,能四时而不衰,历夷险而益固。”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说话总是喜欢引用中国古代文言文的高明,一直被同学是为食古不化的“怪人”,然而面前这个与他只有几面之缘的学妹,却如此轻易的看清了自己的心思,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只要玲子出现,高明的目光就会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

三、一张床,两只枕头

深夜 诸伏高明一个人坐在自习室,呆呆地看着手中的报纸。

“新锐推理小说家小桥葵与新人画家明石周作于昨日结婚”,黑色的标题仿佛一道利剑,刺疼了他的眼睛。

一直珍藏的《二年A班的孔明君》这本书已经翻阅多次却依旧保持洁净,但是他和作者的关系却再也回不到过去。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高明不知道自己拿着这张报纸在自习室坐了多久,直到一个熟悉的女声让他回到现实,“诸伏学长,这么晚了还不回宿舍休息吗?”

看到玲子出现在自己面前,高明赶紧把手中的报纸收好,关切地问道,“你也是,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

“今天晚上我的室友们都不在,我有点害怕,不想孤零零一个人在宿舍里,所以才一直呆在自习室,学长可以陪陪我吗?”玲子轻声说道。

一向对待女同学和师姐师妹温柔绅士的高明自然不忍拒绝,于是他和玲子两个人用自习室的几张课桌拼成了一张“床”,两人各自拿出午休时用来休息的枕头,分别睡着“床”的两头,保持着一个合适的距离。

“诸伏学长,你为什么要读东都大学法律系呢?”玲子突然开口问道。

高明一时不知如何回答,选择法律系是因为这是自己从小的爱好,也是成为一名刑警必修的功课;前往东京,是为了陪伴从小分离,被东京的舅舅家收养的弟弟景光;而选择东大,除去那是全国最好的学府之一,更是因为……小桥葵也报了这所大学的文学系。

“我呢,是因为一位自己崇拜的高中学长而选择读东都大学法律系的。”玲子认真地回忆道,“他是比我大十岁的学长,现在是东京地检的一位检察官。高二那年,他回到他的母校,也就是我就读的高中举行了一次演讲,我当时就被他深深的吸引住了,于是就想像他那样,读东都大学法律系,成为一名检察官。可是,前一段时间,我听说他要结婚了。”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说到这里玲子苦笑了一下,“明明知道我和他之间是不可能的,但是还是觉得心很疼,我很傻对吧,诸伏学长?”

“不,你有这种想法很正常。”高明沉吟片刻,缓缓说到,“有的时候我们会不可避免的沉溺在一种情绪中不可自拔,所以我们需要换个角度看问题,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这能让我们认识到什么是友情,什么是爱情,只要我们看得远一些,这样就什么都有了,包括爱……”

玲子一直在非常认真地听着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忧郁的脸上终于逐渐浮起微笑,“听学长这么说,我的感觉也似乎好多了……”

那天晚上,高明躺在用桌子拼成的“床”上,说了很多,既是在劝慰玲子,更是在说服自己,在不断的述说中,他心中的因为情伤而产生的阴霾也一点点消散。

不久后的一天,高明在校园内散步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两个师妹的对话。

“你说那天晚上玲子去干什么了,一整晚都没回宿舍!”

“没想到像她那样的好学生也会夜不归宿啊……”

高明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那天被劝慰的,不是玲子,而是自己。

作者的话:九条所说的前辈就是柯南动画489集《法庭的对决Ⅲ 检察官是目击者》中九条玲子回忆画面出现的根津武检察官。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四、回家的路

在大学毕业典礼之后的庆祝聚餐上,玲子举起一杯香槟向高明敬酒,顺便说出了心中的疑惑,“诸伏学长,以你的成绩,通过全国司法考试或者国家一级公务员考试,成为职业组警官都不成问题,可你为什么要选择回到长野,当一个小小的地方普通组警察呢?”

高明酌了一口酒,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与其说他为什么要回长野,不如问他为什么要选择去东京读大学,在长野有着太多他无法放下的过去:心怀好感的女生,从小到大一直较劲的对手,还有多年来他的双亲遇害却一直未能侦破的案件……如果不是想陪伴住在东京的弟弟景光,他甚至完全不想离开长野。

然而这些埋藏在心底的话高明却无法在此时讲出来,只能随着口中的酒一起咽了下去,意轻声叹息道,“离开长野好几年了,我想回家了。”

玲子似乎有些明白了,笑着问道,“是因为学长爱慕的人也在家乡吗?”

“有一部分原因,但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我很在意的对手也在家乡呢,我还继续和他一较短长。”努力转移关注点的高明想起敢助,眼神里露出少有的兴奋。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玲子自然明白,对于小桥葵,高明依然还存在着一种超越了男女之情的爱慕,然而,是什么样的对手,让性格并不争强好胜的诸伏学长如此在意?

于是她只能淡淡一笑,“人各有志,我祝学长回到家乡之后一切顺利,我呢,在成为一位我理想中的检察官之后,也会回到家乡看望学长的。”

“那我等着你。”高明也微笑着与玲子碰杯。

十三年过去了,两人各自为自己理想的目标努力着,高明成为了长野县警的“神探孔明”,玲子更是追随着自己崇拜的根津前辈的脚步,青出于蓝,先是进入了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之后调往刑事部,又成为了著名的“法庭麦当娜”。两人除了几次在东大法律系校友聚会上碰面之外,再无更多的交集。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直到玲子遭遇了她事业上的劲敌,有着“不败的法庭女王”之称的著名律师妃英理之后,她才开始慢慢理解当年高明口中所说的“很在意的对手”的含义。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在这世界上,会存在这么一个人,尽管与你没有什么过节,但是因为机缘巧合或者某种原因,从认识的第一天起,就会与自己明里暗里、有意无意进行着各种对决,在一次又一次的对决,会不断地让你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对方的优点,有时候这个对手甚至比单纯的朋友,对自己的帮助更大,因为朋友的劝诫自己不一定会听,但是对方对其直言不讳的批评和在对决中的利用却让自己不能不坐视不管,不得不在反省中自我完善。

所以玲子也不得不承认,人生中能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着实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因此,在即将迎来与妃英理的又一次法庭对决,却得知英理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失踪,疑似被人绑架的消息之后,玲子心中的焦急,可想而知。

于是玲子有史以来第二次作出了超越检察官职责范围的事情(第一次是为了调查根津武前辈生前念念不忘的案件,也就是柯南动画489集的案件),她将手头负责的其它案件全部暂时托付给自己的事务官,全身心投入到自己和英理即将对决的案件中。在分析出极有可能是案件的真凶为了转嫁自己的罪行而绑架了为无辜嫌疑人辩护的律师之后,玲子又强行介入到本来不属于她负责的妃英理被绑架案的侦查小组之中,在千钧一发之际救出了自己的老对手。

为此,玲子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险些失去自己引以为豪的检察官的职业,所幸在赏识她的上司的保护之下,她勉强保住了自己的职务,却被调离工作了十多年的东京地检。

但是玲子却并不后悔,正如根津前辈常说的那样,“法律的根本目的就是让真相公诸于世,我们检察官个人的得失并不算什么。”

在被问到自己的调职去处的时候,玲子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选择了自己的家乡长野县。

在一个细雨飘洒的清晨,玲子独自一人乘坐新干线,回到了久违的故乡,刚走出车站,一辆浅蓝色的小轿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欢迎回家。”高明从车窗里探出头,一如既往的微笑。

脑洞时间 | 长野县警和检察官的恋爱物语(壹)

作者的话:其实按照日本的检察官制度,不会常年呆在同一个城市,需要定期到其它地方任职积累经验,不过作为东京地检的王牌检察官,无论是动画原创的根津武调到鸟取县,还是本文中九条玲子调到长野县,都算是左迁了。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