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电影>日韩电影>   正文

自杀殉情、私生活混乱,小栗旬这部传记电影绚烂到极致

谈到日本文学,太宰治一定是其中的一个热门话题。他是著名小说家、日本战后“无赖派”文学代表作家,与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齐名。主要作品有《逆行》、《斜阳》、《人间失格》等。记得曾经有人说过,不要轻易去读《人间失格》,因为极有可能致郁。小栗旬就更不用多说了。这两个名字同时出现,足以让《人间失格》这部电影从一开拍就引起高度关注。

谈到日本文学,太宰治一定是其中的一个热门话题。

他是著名小说家、日本战后“无赖派”文学代表作家,与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齐名。主要作品有《逆行》、《斜阳》、《人间失格》等。记得曾经有人说过,不要轻易去读《人间失格》,因为极有可能致郁。

小栗旬就更不用多说了。

这两个名字同时出现,足以让《人间失格》这部电影从一开拍就引起高度关注。

小栗旬身上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太宰治?

导演蜷川实花作为一个视觉艺术家,会怎样用电影的方式呈现《人间失格》这本小说?

看完电影之后,一切都有了答案。

与其说这是一部讲述太宰治的电影,更不如说是充满了导演蜷川实花个人特质的艺术作品。

导演将“肮脏”的部分加进了电影里,我们不仅看到了人性里如绚烂的花一般明亮的一面,也感受到了潜藏在人心深处沾着凶恶的血的一面。

明与暗,美与恶,强烈的人性冲突创造出了更强的情感冲击力,就像影片里呈现出来的色彩。电影的名字保留后半部分似乎更为恰当——《太宰治和三个女人们》。

它并不是《人间失格》。

谈到这部电影,就不得不说到导演蜷川实花。作为一位女性导演兼艺术家,她对这部电影中人物情感的处理更加细致,全片融入了她强烈的个人影像风格和意象元素——高饱和度和强烈对比的色彩及花的意象,使整部影片及其包含的情感有了具象化的质感。

图片来源:蜷川实花official website

花,这一意象在电影里被放得很重,带着深深的隐喻,且牢牢地抓住了我。

01

彼岸花——太宰治

正片的开始部分,太宰治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牵着女儿,漫步走过一片彼岸花海,背景音则是一群编辑对作家太宰治私生活的嚼舌根。

同样的情景也出现在影片的后面部分,当得知太宰治患有肺结核后,大家都在兴奋地打赌,为了杰作的太宰治,最后会如何堕落——酒瘾?女人?还是肺结核?

传说中,彼岸花是开在冥府之路上唯一的花朵,人们会踏着它的指引,通向地狱。

太宰治也正是像浮士德一样,用自己的灵魂,做着和恶魔的交易——用堕落换取灵感,用自剖换取素材,这个选择也令他不断被深渊所吞噬,无法逃出,却也比更多人真正理解深渊。

人们究竟在用什么样的方式看待太宰治呢?

每个人似乎都在看着他的热闹、庆祝着他的糜烂、期待着他的死期,他本人的艺术价值对于世人来说更高于他的作品。

三岛由纪夫问他:“明知道写的东西不能被理解,又为了什么而写呢?”

当我们在做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选择时,又为了什么呢?

这个问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我很难想象太宰治的答案会是什么,而对我来说,这并不关乎什么伟大的理想,只不过是想告诉别人一些事情,给大脑里的那只小恶魔安个家,并试图给它找到更多的同伴,告诉它们,其实你们并不孤单。

02

梅花——太田静子

梅花是为数不多在冬季盛开的花朵。在万花凋零之时,梅花就像一个特立独行者,开得愈发绚烂,而这也正好贴合了太田静子的形象——一个在当时日本社会里活得离经叛道的女人。

她在日记里写到:“人类是为了恋爱与革命而生”。

一个对破坏性思想着迷的洋红色的女子是无论男女都很难抵挡的诱惑。

在电影里,与其说她爱的是太宰治,更不如说,她爱的是她自己,是她心里期望的那一场革命。

他们之间的爱情像是一场博弈,她期待着从太宰治的身上得到她想要的——一场关于现实社会与理想主义对抗的行为艺术,她选择无尽地对抗古老的道德,在这个大多数人都身不由己的世界里,如太阳一般活下去。

03

紫藤与无尽夏——山崎富荣

在紫藤的窥探中,山崎富荣和太宰治开始了第一次的“偷情”,而这种感情在太宰治“要不要抱着必死的觉悟,谈一场恋爱”的诱惑下愈加发酵。

紫藤作为一种爬藤类植物,在看似温柔的外表之下,实质拥有绞死被攀援物的能力,这也恰恰隐喻了山崎富荣在日后与太宰治的生活中对他的“捆绑”,直到死亡。

影片最后,太宰治和山崎富荣在河边准备自尽前,镜头掠过一片无尽夏的花田,而这里也是他们定下“必死的觉悟下相爱”誓约的地方。

在那片象征着夏日长而又长、似乎永远不会过去的无尽夏里,两人双双殉爱,结束了这短暂却充满痛苦的人生。

渡边淳一的小说《失乐园》中,男女主人公最后一起服毒自杀,正是因为他们深知即使是此刻最深的爱,在日后的平凡生活中也会变质,最终成为生活的伴侣,而失去了最初的那一份激情。

在爱情达到最高点的时候赴死,大概就能留住它,这也是山崎富荣最渴望的那一种爱情。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日本社会里,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对爱慕之人能够放弃一切地追寻,尽管面对了众多的非议和嘲讽,她依然“我行我素”,带着“必死的觉悟”去经历了人生最后一场爱恋。她也是被《斜阳》影响的女人——“人类就是为了恋爱和革命而生”,她把爱情当做是对自我生命的一场革命,选择把自己献祭给了爱情。

04

鸢尾——津岛美知子

津岛美知子是太宰治一生中唯一的合法妻子。不管太宰治在外面如何花天酒地,当他回到家里,面对妻子,就会变成一个似乎还没长大的小男孩。

他用着早就被看穿的小把戏吸引妻子的注意,他会抱怨妻子从来没有称赞过他,他会在妻子看到自己跟别的女人接吻时仓皇地想要解释,他会在听到妻子对孩子称赞自己的文字是“闪亮“的时候落泪。

津岛美知子对太宰治的感情是矛盾且超过爱情的,她深知创作对太宰治的重要性,但却无法原谅太宰治对家庭的亏欠。

太宰治在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中写道:

“先走一步了,对不起。美知子,我爱过你,比谁都爱。”——津岛修治。

读完信后,她擦干眼泪,打开门,招呼着孩子们,准备晾晒衣物。迎着阳光,她露出了几乎是全片唯一的一次笑脸,身旁是盛开了一地的蓝色鸢尾。

这也是影片中最明亮的时刻。蓝色鸢尾代表着“宿命中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且易逝”。

最后,她选择了成全丈夫的梦,也学会了放下自己的恨。

05

尾声

弗罗斯特曾写过一首诗,名为《未选择的路》

——“两条路分叉于树林里,而我选择了人迹罕至的一条,于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影片中的每一个角色都选择了自己要走的那一条路。

没有赞颂哪一种,更没有诋毁哪一种,电影把讨论的空间让给了观众。

路怎么走,自己选的,过完一生就可以了,大可不必哭泣的。

无论是太宰治还是太田静子、津岛美知子或山崎富荣,而我们也是如此。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