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男人>新闻>社会新闻>   正文

副院长性侵女学生长达7个月被曝光 当事人回应:我没有性侵

今天,一则“副校长性侵女学生”的新闻上了热搜,据爆料者称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利用各种名义性侵女生,性侵时间长达7个多月,对此,副院长回应性侵一事,下面,副院长性侵女学生的经过吧!

副院长性侵女学生长达7个月被曝光 当事人回应:我没有性侵

12月19日,一个ID名为“喝咖啡的猫11”的网友在微博爆料称,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周某利用各种名义性侵女生,其中一名女生因为长期遭受周某性侵,在毕业后出现了严重的创伤应激反应,痛不欲生,并多次试图轻生。

而在此事发生后,该受害女生曾试图向南昌大学国学院院长程某举报此事,然而程某在了解事态后,非但没有帮助女生处理此事,反而要求其顾及国学院名誉,平息此事。该帖被发出后,立即引发了网友们的围观,不少网友和该校学生希望校方调查此事,若属实,追究该老师的责任,若污蔑,则追究举报者的责任。

副院长性侵女学生长达7个月被曝光 当事人回应:我没有性侵副院长性侵女学生长达7个月被曝光 当事人回应:我没有性侵

南昌大学官微:确实收到举报材料 校纪委介入

今日(12月19日)凌晨,南昌大学官方微博回复了此事,12月18日下午,学校收到一位女生托第三方送交的书面举报材料。19日,学校已成立了由纪检等部门组成的专门工作小组,并启动了查核程序。如果查证属实,学校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12月20日,记者就此事电话采访了南昌大学宣传部副部长李忠,对方表示,学校方面已经收到了有关此事的一些举报材料,但都已经交给了校纪委进行调查,目前该事件仍在调查中,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会在官方渠道进行发布。

在此前的微博爆料中,有几张截图疑似为受害者与国学院院长程某的对话,对方要求受害者考虑事件影响,称“这要是捅出去,整个国学院,整个南昌大学都完了,记者也就此事向南昌大学宣传部进行了咨询,对方表示,目前他们并不清楚情况,所以对于截图真假无法判断。

国学院官方网站资料显示,该院2009年10月成立,该院教学与科研副院长确实姓周。学院以“融旧开新,再续华夏人文慧命;敬德尊圣,重铸炎黄民族心魂”为学术宗旨,是目前学校开办的唯一大文科本硕连读实验班,国学实验班每届学生均在当年入校新生中择优选拔。

当事人副院长:我没有性侵 已经有人打电话威胁我妻子了

被举报者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周某接受采访时说:“我是肯定很积极的配合调查,把事实真相搞清楚,其他的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如果我真有什么事情,我接受惩罚,如果我没有做,我也希望还我清白。我现在不知道媒体是怎么回事,从来没有问过我,你是第一个打电话给我的记者,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也没有人采访过。这一下子,今天就还有人已经打电话去威胁我妻子了,我都觉得莫名其妙,人现在都是怎么了。这个事情我可以跟你负责任说,我从来没有性侵过她,所以希望你们,我能做的我做好。”

周某表示,爆料内容中的“师门”其实就是一个学习兴趣小组,主要活动就是上课。“我上其他课的时候,他们也过去听一下的,没有什么其他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黑一下,这个事情出来,当然我也感到很意外,因为毕竟我觉得她上面写的帖子你也可以看到,为什么什么样的活动,都会往性方面去联想,我都觉得很奇怪的。”

在记者问到怎么看待网上爆料的言论时,周某表示:“举报者的言论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刻骨仇恨,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我也不想,她毕竟也曾经是我的学生,我不清楚她说了些什么,其实我现在没有微信、微博,平常基本上不上网的,我也搞不清楚她究竟说了些什么,因为现在在等调查,等他们来问的时候,我可能才知道,我自己懒得去查这些东西,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作为一个教师,怎么会威胁学生呢,这个你自己可以判断,像她这种人你威慑得了吗?再说我是一个威慑人的人吗?好吧。”

南昌大学国学院院长程水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现在没有什么话说,这个事要调查的,没搞清楚不要乱说。这件事情牵涉到我和国学院,我感到非常遗憾。我们要看学校最后的调查结果,现在没什么好说的。”

副院长性侵女学生长达7个月被曝光 当事人回应:我没有性侵副院长性侵女学生长达7个月被曝光 当事人回应:我没有性侵副院长性侵女学生长达7个月被曝光 当事人回应:我没有性侵

受害者女生:曾多死试图轻生 接受心理治疗

由于长期对老师的遵从和周某的语言恐吓(如可以影响毕业、其亲属系黑社会头目),小柔在惊惶失措下并不敢报案。而后,周某利用小柔该心理,进一步对其多次实施性侵,时间持续七个月之久。

直至毕业后,小柔出现了严重的创伤应激反应,痛不欲生,并多次试图轻生,而后经心理辅导师长期的创伤治疗后,才敢站出来发声、揭露此事。

有自称知情者之一在APP知乎上匿名回应此问题称,受害者在去年十二月份左右开始噩梦,六月毕业离开南昌大学,然后发生了非常创伤应激反应,于是寻求心理机构的帮助。后来负责受害者的咨询师离职,同时,由于经济原因,受害者停止了治疗。之后一段时间,受害者经常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一些奇怪的动态,“说的话也近乎梦呓,或者就是发佛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吧,还有斩首的兔子图片什么的,还有我想想……“直视怪兽”等等等等。”随着时间越来越临近事件开端的十二月,受害者选择了“说出来”。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5-2017 老男人 www.laonanre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465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