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首页时事时事评论
俄罗斯大使遇刺 背景比你想得更复杂
俄罗斯大使遭枪击
日期:2016-12-21 15:18    编辑:超彬    来源:老男人
有文章说,美国提供战略物资、支持日本侵略中国,想让日本进攻苏联。因为日本没有进攻苏联,而是南下侵犯了美国等国在东南亚的利益,美国才开始反对日本。这一观点的市场其实真的不小。那么可以预见的是因为观念与信仰的不同和各不兼容,欧美与中东的对抗才刚刚开始。

  事发于当地时间昨晚7点。当时,卡尔罗夫正参加一个名为“土耳其人眼中的俄罗斯”的摄影展。当他开始演讲时,其身后的一名年轻男子突然向天鸣枪,大喊“躲开”,随即朝大使背部射击。行凶之后,这名男子并未离开。他高呼:“不要忘记阿勒颇!不要忘记叙利亚!我们的土地不安全,你也不会安全。我不会活着出去。在这个暴政中有份的人,个个都会付出代价!”在随后与警方的交火中,该男子被当场击毙。一个极端分子的行刺,或许会让土耳其官方尴尬,但并不会真的引发俄罗斯对土耳其的怒火。这一点,从双方的反应就可以看出。事件发生后,对土方打来的电话,俄罗斯一律接听且会谈;土外长还前往莫斯科,跟俄罗斯和伊朗一起讨论叙利亚的未来。普京则称,“杀害俄驻土耳其大使是一次意图中断俄土正常关系的挑衅事件”,“匪徒们将自食其果”,“事件不会破坏俄土关系”。

  从凶手高呼的口号看,要理解这件事,首先就要理解叙利亚这片土地上正在发生的“微型世界大战”。这场“微缩大战”有几方参与。俄罗斯和伊朗、及黎巴嫩真主党,支持巴沙尔政府军;海合会国家(阿联酋、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沙特)和土耳其,各自支持一伙“温和”反对派;美英法德等国,也支持一帮据说比较“世俗”的反对派,库尔德武装也从美国和欧洲国家那里拿钱拿枪。其中,真正出兵直接参与的,就是俄土两国为主。其他西方国家,则遮遮掩掩地派出了一些特种部队或者“军事顾问”,参与了库尔德武装的整训。当然,根据最大受害者巴沙尔政府的说法,西方国家也参与了各种“温和”反对派幌子下的恐怖主义武装的行动,要不,IS打爆土耳其坦克的美制反坦克导弹,哪儿来的?而在叙利亚战场上,俄罗斯和土耳其从分歧到默契,不仅让这场战争更加扑朔迷离,也让西方国家更感棘手。

  先说俄土。从击落俄罗斯战机,到那场未遂的政变,土耳其和俄罗斯的关系在短时间内来了个大转弯。政变期间,西方国家或应对笨拙,或畏首畏尾、态度暧昧,让土耳其对“盟友”们大失所望;而政变未发生时,普京就“不计前嫌”,提前警告埃尔多安;因此,挫败政变后,埃尔多安立马跑去莫斯科,就打飞机事件道歉。但与美国、欧洲,现在的土耳其则心存芥蒂。击落俄罗斯战机,让北约其他国家觉得,这是埃尔多安想绑架北约、跟俄罗斯“叫板”的计策;埃尔多安的宗教保守立场,以及前期对IS“养贼自重”的手法,又成为西方政界质疑其未来走向的重要口实。 又如北约。土耳其虽努力加入欧盟,但一直不能如愿。土耳其说,是欧洲国家对其伊斯兰的身份有歧视;欧盟国家则说,是土耳其一直不能达标。因此,埃尔多安当选总统后,便试图从伊斯兰世界和中东地区寻求发展空间;这么一来,又让欧洲国家甚至美国更加警惕。击落俄罗斯战机,让北约其他国家觉得,这是埃尔多安想绑架北约、跟俄罗斯“叫板”的计策;埃尔多安的宗教保守立场,以及前期对IS“养贼自重”的手法,又成为西方政界质疑其未来走向的重要口实。

  这些顾虑的直接结果就是,政变期间,西方国家态度暧昧,谴责政变不积极;事后,批评埃尔多安的清洗行动“违反人权”却很积极。因此,进军叙利亚后,土耳其对于IS的反恐行动“比较飘忽”,对于库尔德武装则毫不手软。刺客高呼的“阿勒颇”(叙利亚第二大城市,战略要地),政府军刚刚控制这一地区,西方国家就在安理会不停高喊这是一场“人道灾难”,要求俄、叙赶紧停火。在阿勒颇跟前的土耳其却驻足不前,既不去帮着解围,又不站出来说句透亮话,场面相当尴尬。一团乱麻中,特朗普出场了。相对于白宫的表态,特朗普的反应更迅速。他的书面声明这样写:“我们今天向死于激进伊斯兰恐怖分子之手的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的亲友表示慰问。谋杀大使的行径违背文明世界的所有准则,应一致就此予以谴责。”明显向俄罗斯示好?

内容导航
第1页:俄罗斯大使遭枪击 第2页:俄罗斯土耳其世仇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